苝望

【ES/泉杏】以牙还牙

第一次写泉杏……因为七夕……

泉杏撑起ES乙女大旗看了b站之后狂喜乱舞哈哈哈

“你知道吗?又有刚刚进入演艺圈的新人,不堪压力自杀了。”

 

“不是自杀未遂吗?承担不住压力就想着逃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里坚持下来的。”

 

“哎呀,泉还是一如既往地尖刻呢。”

 

练习室里,趁着休息的间隙,岚提起了这个话题。说起那个新人,杏也有一丝印象——貌似是进入演艺圈不到两年的偶像,在得知梦之咲有了专业制作人之后专程向杏讨教过举办演唱会的方法与技巧——就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想到轻生就是了。

 

听着泉有些刻薄的话语,她倒是没有感到半分不适。濑名前辈放弃了做专职模特的机会,重新进入梦之咲学习作为偶像的技能,承受的压力也不会小。因此他看不起那种意志力薄弱的人也是理所当然。

 

她正想着,司也加入了讨论:“我觉得吧,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演艺圈的reality与他心目中的不一样,所以才想着通过一死来protect心中对于演艺圈的dream吧。”

 

“啊拉,小司司真是说得很神圣呢。”岚微笑起来,中肯地评价道。

 

泉则直截了当地嗤笑道:“哪有这种事?你是骑士小说看多了吧。”

 

眼看着司白皙的脸上涌起一阵红晕,杏连忙出来打圆场道:“好啦好啦,每个人想法都不一样,我倒觉得司的想法有几分道理啊……凛月是怎么看这件事的呢?”

 

到现在为止没开过口、歪在休息的椅子上的黑发少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这么好奇,去问问不就好了。说不定只是想永远地睡下去罢了。太困了吧……”

 

“哪会有这种事啊!”

 

幸亏杏成功地转移了话题,泉开始针对朔间凛月散漫的态度进行讽刺。但他不同于副会长莲巳,说教时倒不会运用他舌灿莲花的口才,翻来覆去地还是“超~烦人”或者“摆着这张愚蠢的脸,你叫我们怎么配合得下去”之类的。而且通常说几句就结束了。

 

司已经恢复正常了。大家又坐了一会儿,便在杏的安排下继续训练起来。

 

 

 

“呼啊——终于结束了。”

 

“好累啊……”

 

杏看起来温和,训练起来却很严苛。整整一个下午的训练,Knights的每一个人都有些吃不消,随着杏宣布“可以了哦”纷纷哀叹着坐在椅子上休息。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身边已经有一瓶水递了过来:“前辈,辛苦了。”

 

他接过,看见杏微笑地向他点了点头,转身又向鸣上岚递了毛巾。她在尊重前辈上面还是很有一套的嘛,泉冷眼看着她接着给朔间凛月和朱樱司服务,一样笑得温柔,带点勉励。

 

心里不知为何有点烦躁,原来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小毛丫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熟的制作人,学院每一个组合争抢的对象。原先在她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她跟Knights也有过几次合作,当时泉看着她跟游君熟稔的样子就火大,曾经装作巧合地与她同乘一辆电车,在电车上把她作为制作人的失误吹毛求疵疾言厉色地说了出来,着重提了“跟组合成员过于亲密会妨碍判断”这一点。他还记得当时女孩子刘海垂在眼前,眼眶红红的,明明想要哭却还是向他鞠了一躬说“谢谢前辈指教”,声音纤细。等电车到站了他下车,看见杏低着头,侧影单薄。

 

第二天杏专程跑到3-A来找他,在他“有什么事快说吧”的不耐语气中双手递过了一个本子,看起来就像普通女孩子会用的速记本,深蓝色硬壳,上面端端正正写着名字。她九十度鞠躬,对泉说道,谢谢前辈昨天的教诲,但我在记录之时有些疏漏,想请前辈再补充一下。说完就跑走了,背影轻盈得像一只鹿。

 

泉翻开封面,看见第一句话就是“跟组合成员过于亲密会妨碍判断!切记切记!”。他心中一动,忽然就感觉他是不是昨天有些欺负她过头了。

 

“……前辈?”

 

杏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眼前的训练室变得空荡荡的,傍晚的余晖透过窗户,在她的身上投下深灰的暗影。

 

泉环视了一圈。其他人都已经走了,奇怪的是他一点都不知道。时间好像也不对,原本他记得天还是敞亮的,现在则已经昏沉了下去。杏的脚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布袋,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前辈可能是太累了,刚刚睡着了。”杏解释道,“想起前辈说自己八点钟还有工作,所以才把前辈摇醒了。”

 

“啊……超~麻烦……”泉一边抱怨一边站起。他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半,“有点要来不及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叫我?制作人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我……”杏似乎想说话,但最终还是问道:“来不及了吗?”

 

泉看着她,最终叹了一口气,屈起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应该吧。”

 

他站起身往门口走去,杏连忙跟在他身后:“前辈,等等我!”

 

“等你?那我岂不是铁定迟到。”泉置若罔闻,脚步丝毫不停,“你还有事?”

 

杏手忙脚乱地锁着门,随即便拎着袋子小跑地跟上了泉的步伐:“前辈准备怎么过去?”

 

“啊?这不关制作人的事吧?”泉皱起眉头,扫了她一眼。

 

“但是是我的错啊,”杏小声说道,“万一前辈赶不上了呢。”

 

“你再乌鸦嘴?”

 

“前辈……”

 

泉瞪了她一眼,“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回家吧,我自有办法。”他决定开自己的机车去,但这时是晚高峰,路上可能会堵,他还没有想好解决对策。

 

“不是的,前辈,我有一个办法。”

 

泉终于停下脚步:“哦?”

 

两个人站在楼梯口,晚风夹带着校园独有的喧响哗然而过,一片树叶缓缓飘落。杏握紧手机,满脸笑容地说:“前辈,我们乘电车吧。”

 

“电车?”泉想了想,否定道:“不行,来不及。”余光可以看到梦之咲校外的街道已经堵了,他皱紧眉头,心想这可有点难办。

 

“前辈,听我的吧,”暮色下杏的脸有些模糊,语气却很自信,“保证你一定来得及。”

 

好吧,泉怀疑地盯着她,如果来不及就让她哭着向那边杂志社下跪求饶好了。

 

 

 

“前辈这次应该是去‘The King’拍摄私服照对吧?”

 

走在去电车站的路上,杏问道。

 

“嗯。”泉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的?”

 

“岚同学告诉我的。”

 

“切,还以为你是从游君那儿知道的呢……”泉颇有些失望地喃喃自语道。

 

“前辈以前和游木同学很熟吧?”杏走在他旁边,手上拎着从练习室带出来的大包。

 

“我以前可是游君的哥哥哦。”果不其然,一提到游木真,泉的语气立刻就温柔起来。他用一种很怀念的腔调说道,“还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叛逆期真长啊,这家伙。”

 

“我想,如果前辈不过度保护他的话,他的叛逆期可能会短一点。”——也会让他的心理障碍少一点。杏压着这句话没有说,因为她已经看到泉变了脸色,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她。憎恶,嫌弃,失望,痛苦……还有什么?杏分辨不出来了。

 

“什么啊,你是说我做错了吗?”

 

“我错了前辈,”她当机立断地掐掉了这个话题,“你看,电车进站了,快一点啦前辈。”

 

泉看上去还有些不满,不过仍然随着人流快步走进了车厢。杏眼疾手快地找到了两个相邻的位置,伸手招呼泉赶紧过去。泉低着头,小心地避开人群,坐到了她抢到的位子上。人群很快涌入了整个车厢,挤占了每一寸空间,车门滑动关闭,整列电车静悄悄地滑入夜色,像是一个脑满肠肥的沙丁鱼罐头。

 

他看着杏打开了那个大包——里面都是化妆品。凭他在模特界的资历,一眼就瞄出了这些东西各自的用处,尤其是当他看见杏拿出了粉底……“你要帮我化妆?算了吧,就你的水平,我怕到时人家以为我毁……”

 

“既然前辈这么说了。”

 

他的嘲讽被打断了,因为杏把粉底直接塞到了他的手上。她的眼睛亮闪闪的,满满地都是狡狯的笑意。

 

“那前辈请自己解决吧!”

 

她说完便把那个大袋子放到了泉的脚边。

 

……泉忍无可忍地在她耳边沉着嗓子道:“你还懂不懂得尊重前辈了?”

 

杏被他呵出的热气弄得耳尖发红,却笑着从袋子里掏出了一本速记本。深蓝色硬壳……泉回忆起了自己做的梦,梦里少女眼神清亮,如同一汪水,满漾的都是委屈,却毫不害怕地与他对视……让他印象深刻。

 

“喏,前辈的教诲NO.1——‘跟组合成员过于亲密会妨碍判断!切记切记!’当时前辈疾言厉色的样子,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

 

……为什么声音这么欢快?她当时难道听不出我是在刁难她么?就算当时不知道现在想想也该知道了吧?什么“不准距离游君五十公分以内”怎么听都不对劲啊!这是真傻还是假傻……

 

泉撑住头,用力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帮前辈在车上化妆的话……不就违反了前辈的黄金守则第一条吗?太过亲密啦太过亲密!”杏一本正经地说着,越说到后面声音越抖,最后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是在质疑前辈吗?这种语气?”濑名泉挑起眉毛,伸手过去粗暴地揉乱了她的头发。他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头,感觉毛茸茸软乎乎的,手感……不比游君差。

 

他也没想过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到杏开他的玩笑,他就仿佛陷入了一种错觉——他们俩很亲近的错觉。


为了让这种错觉保持下去,他不自觉地伸出了手。

 

“前辈……?”

 

泉轻咳一声,故作自然地收回手,将目光转向窗外。夜色如幕布般静静地坠落下来,群山柔软的轮廓如同少女的曲线,远远的天际好似有火焰在燃烧。车厢里亮着灯,人们背着公文包,各做各的事,神情冷漠;但只是因为没有碰到让他们温柔的人罢了。余光瞥见旁边的少女脸色绯红,好似灌了一瓶白干。


不由自主地心情好了起来,果然欺负后辈就是能让他感到心情畅快啊。

 

“真是麻烦死了……”他听到自己说,“就勉为其难地让你锻炼一下化妆的能力吧。记得了,这张脸可是价值一亿啊,明白了吗~?”

 

“另外,这套前辈守则已经过时了。”

END

这个杏有点腹黑哦。

评论(9)

热度(153)

  1. 度陌临流苝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