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不产粮了。
偶尔写一点不知所云的东西。
乙女请走@度陌临流

【亚人/海圭】嫌疑人

欠了基友将近四个月的生贺

别看标题那么正直其实这就是篇傻白甜的日常【x

算是……双箭头吧?

有少量户崎x泉姐注意!

应基友的要求加了时间线:月/日/时间

生日快乐啦甘六!

                                                  嫌疑人

 

                                                            《亚人》原作衍生

     

                                                        CP:海斗x 永井圭

 

【1】

 

10/14/17:45

 

酒馆里是燥热不堪的空气。

 

混杂着嬉笑的肮脏气息充斥在各个角落,昏黄色的液体混着灯光在酒杯中晃动着,折射出虚妄的光彩。无数身份不明的人悄无声息地聚在这里,用兜帽巧妙地盖住自己的脸;像是从未离开,又像是早就变了个人似的。

 

在黑暗的角落里,一个少年倚着墙静默地坐着。染成金色的短发有些桀骜不驯地立着,隐约还能看见黑色的发茬。他漆黑的眼睛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酒馆里来来往往的人,很久都没有动过。放在旁边的朗姆酒还没有见底——似乎是为了防止侍者催促般,没过几分钟就端起来抿一口——但他似乎也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

 

良久之后他的目光在一瞬间暗了下去。耳钉被光反射出一道光芒,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双手插进兜里,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酒馆。

 

【2】

 

10/15/17:52

 

“……啧。”

 

在狭小的、烟雾缭绕的密闭室里,一声低语忽然冒了出来。

 

黑发的男子浑身裹在斗篷里,望着冒出黑烟的坩埚,皱着眉头不悦地低语。

 

“又失败了吗。”

 

——与其说是因为实验又失败了的缘故,倒不如说是因为无法找到失败的原因所以才不甘心。

 

他闭上双眼。曾经看过的书籍、知识在脑海中浮现,混杂、翻搅在一起。一行行文字清晰地显现在眼前,各种草药的名称、用法、以及会与之中和的草药,全部记得清清楚楚。永井圭的嘴角勾起微笑,但随即涌上来的不解盖住了所有的沾沾自喜。

 

既然记的都是对的……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就是做不出想要的“药效”呢?

 

他呼吸着明显有着焦味的空气,汗从额角滑落到地上。在炎热的实验室内,他逼迫自己仔细思考。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他提醒自己,没有什么是能影响我的。我有着比他人更聪明的头脑,有着比他人更懂得使用这一头脑的觉悟。

 

——“偷走……”

 

他忽然想起了一句前几天不经意间听来的话。当时他正在餐桌旁埋首计算着草药的配置,这句话就飘进了他的耳朵。他停下笔,有些讶异地抬起头——要知道他的室友很少说这句话——向那个黄毛的方向望去。他是在打电话,皱着眉头,看上去似乎焦躁不已。自从两人合住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心情不好。

 

永井圭有些好奇,但也没说什么;他的计算比这重要太多。于是他继续窝在他的座位里,等着海斗打完电话,再将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桌子。他什么话都没说。他的眉眼现在又舒展开了,刚刚的一切都像是他自己臆想出的情景。他哼了一声;在心底谴责了一下海斗的虚伪。他一直沉浸在这种负面的——对他来说很少见(他一般都很冷静)——的情绪中,到最后一声不吭地回到了他的房间之后才认识到自己一直在生这种没有意义的闷气。毕竟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他想着自己应该是在生海斗的气,但是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他在心里默默地舍弃了这种自己非常唾弃的情绪。但这件看似微小的事却像侵蚀整座白垩的蚂蚁,总是让他走神。他在生完火等待的时候想起海斗的话,在海斗在餐桌旁对他微笑的时候想起他当时皱着眉头的不快表情,甚至有一次在调配药剂时居然忆起了海斗的声音——这让他当时就惊恐地不能自已,自然导致了后来的失败。他按着自己胸口退到墙边,缓缓地平复自己的心跳,不明白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现在看来——

 

黑发的药剂师隐约听到了门打开的声响,第一次在他没意识到的情况下犹豫了。

 

——是因为海斗的……原因吗?

 

【3】

 

10/15/18:00

 

海斗打开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餐桌旁坐着熟悉的身影。以往他的室友都会在他打开门的一瞬像猫一样的闪出来,绯红色的眼睛望向他,用最合乎礼仪的方式说一声“欢迎回来”,而仔细观察的话他的嘴角似乎还隐约地带着笑意;但当海斗回应了他之后,他立马换成了一副兴致缺缺的表情,并像是一秒也不想多待般快步走回他的草药室,等到他敲门说吃饭了,还要磨蹭一会儿再出来。

 

这次桌子旁倒是空荡荡的,清早的面包碎屑还留在桌上。这家伙还真懒啊……要是没有我他岂不是无法生活自理了吗。他脱下外套搭在椅子旁边,试探性地问道:“永井圭?”

 

没有回应。

 

海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头发,先将桌子上的垃圾扫到屋外,接着把自己买好的食材放进篮子里用水冲洗。在浸泡肉类的片刻,他又忙忙碌碌地把前一天采摘的花换了下来——已经有些枯萎了。他把今天傍晚需要用的食材和第二天的分门别类后,就开始清洗他们俩用过的杯盘。做完这么多大约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暮色四合,他抹了抹额角的汗,摘下围裙出门了。

 

当他执着一支漂亮的月季归来的时候,他打开门,看见永井圭手撑在下巴上,望着窗外,似乎在发呆。他平时尖锐的棱角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很柔软,茫然的脸庞终于让海斗觉得他还有属于人类的那么一丝感情。

 

永井圭转过头看到他时倒像是吓了一跳似的——虽然他只是瞳孔微微一缩,但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了不得的变化了。动摇的表情转瞬即逝,永井圭咳了一声,对着海斗说道:“欢迎回来。”

 

海斗沉默了一下。“你刚刚去哪里了?”他发誓,自己的语气绝对没有一丝逼问的意思。

 

永井圭保持着他漠无表情的日常脸。他嘴唇动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有说。海斗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一种陌生的情绪——他不懂是什么,但从永井圭绷紧的面部表情看,这绝不是令他舒适的感觉。

 

他啧了一声,扔给海斗一个背影。

 

“……没去哪里。”

 

已然昏暗下来的房间里,这句话像是灰尘一般,静静地、没有目的地飘散开来,带着些许的寒意,又像是说话人已经奉上了他所有的温柔。

 

【4】

 

10/15/22:15

 

“……不,房东太太,我不需要任何人跟我合住。我能负担得起整间房子的费用……”

 

“你是忘了我每周帮你免费做这做那吗?恕我直言,你根本不会照顾自己。”

 

“……”

 

“放轻松,那个人是很好相处的人。我可打听过了,他既会料理家务又会做饭,也答应把你的那一份包在他的身上。你就当他是你雇佣的管家好了,每个月还不要钱……而且你应该有点朋友,是不是?”

 

“……那真是谢谢您了。他叫什么名字?”

 

“让我想想……诶呀,我不记得他的姓氏了……你就叫他海斗吧。”

 

 

 

 

“我不需要有人在我身边。”

 

“没关系,我需要。”

 

永井圭睁开眼睛。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带着略微湿润的清亮。他小声地喘了一口气,认为最近自己一定是生病了。

 

怎么会忽然想起以前的一切呢?明明一点都不怀念。

 

在深夜更容易想起压抑在心底的东西,永井圭翻身坐起,拨了拨额角被汗水濡湿的碎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今天傍晚发生的事。

 

——他被在自己体内涌动的情感给打乱了阵脚。海斗的那个问题,放在平时他绝对会微笑着回答:“气闷,稍微出去走一走。没想到你先回来了。”

 

多完美的答案啊。虽然不是真相,但令人满意。谁会希望知道自己当时如同糟粕一样的思想斗争呢?谁又会相信呢?

 

永井圭是个不屑于或者说懒得解释的人。他选择在自己的头脑里进行复杂的思考,而在人际交往上选择最简单有效的那套。所以当房东太太通知他即将有另一人搬进来与他合住时,他也只是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反对。好相处?那就够了,因为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他原来以为,新房客过了几天就会因为忍受不了自己而搬走的。

 

出于本能,他的谎言几乎要脱口而出。

 

但为什么呢?他有那么多正当的理由,为什么他就不能在海斗的注视下顺畅地说出想说的话呢?他咬紧牙关,脑内仿佛冷锋过境,内心的一个声音小声地重复着不,别这样……

 

告诉他你的真实想法吧。告诉他你既复杂又矛盾的心绪吧。

 

你的一切转变皆是因他而起。

 

他烦闷地吁了一口气,披上外套,推开房门,准备去厨房接杯水喝。

 

黑暗中一点亮光若隐若现。

 

永井圭皱紧了眉头,捂着鼻子过去踢了踢正在偷偷摸摸抽烟的家伙:“搞什么呢?”

 

抽烟的家伙一愣,“圭?你出来干什么?”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碾灭了烟头,走过去把窗户打开。夏夜清凉的风灌进来,带着光映亮了对方的眸子。

 

永井圭移开了手。“我想,”他冷淡生硬地说道,“我曾经告诉过你我讨厌nicotine。”

 

“是,我知道。”海斗说,没有什么表情,“对不起。”

 

他走过去把烟灰缸里的烟屑全部倒到了外面。永井圭抱着手臂冷眼旁观,鼻尖仍缭绕着淡淡的烟味,有无名的火焰从他心底窜上,逐渐烧到全身。不全是因为烟。

 

“我觉得这里不适合你。”永井圭听到自己这么说着,平静而坚决,仿佛飞鸟优美的喙。他记起了自己的初衷,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他望着海斗有些惊愕的表情,端起水杯一饮而尽。“你还是另寻他处吧?”

 

【5】

 

10/15/17:30

 

“下村小姐,昨天你迟到了。”

 

“实在抱歉。”娇小的女子如是说。她拉开椅子坐下,面瘫的脸上并无多少变化。“有点事。”

 

海斗点了点头,以示自己并无怨怼。他摇晃着酒杯。酒吧里的人来来往往。

 

下村泉也不说话,一双明净而漆黑的大眼睛安静地凝视着他。她双手交叠地放在膝上,上身笔挺地坐着。

 

“我按你说的,对照了一下永井圭的所作所为。”海斗最终打破了沉默。他自嘲似的笑了笑。“我完全看不出来……”

 

“即使他跟你已经同居了两年了?”下村泉问。“不要饮料,谢谢。”

 

她转过头对侍者礼貌地致意,随即目光又集中到海斗身上。“还是跟以前一样。”她缓缓地说道,“你要尝试着做出些改变——”

 

“那种东西我做不来的。”海斗挠了挠头发,黄豆耳钉明晃晃地。“什么‘你偷走了我的心’……说这种话,不被他扫地出门才怪。”

 

“即使不说这些花哨的东西,你也应该有一些实质性的表达……”下村泉眨了眨眼睛,“至少得让他明白你抱有‘我喜欢你可能不是恋人的那种但至少不只是朋友’的想法。你不是说他很聪明吗。”

 

“像你一样?”海斗说,有些无奈,“他的聪明才智可不会用于观察‘他的室友基否’这个问题。而且我现在每天跟他的话不超过十五句,你让我怎么表达?”

 

下村泉沉默了。但从她的表情来看,她正在沉思。“唔姆……”她低下头,不自觉地发出了一些可爱的声音,纤细的手指不断摩挲着下巴。

 

忽然她猛地抬头,眼睛亮了起来。“他有什么讨厌的东西么?比如说跟你做室友时有没有提醒你什么……”

 

“有是有,”海斗一怔,回想起第一天见面时永井圭脸上完美的假笑。“他说过他不排斥喝酒……但讨厌烟味。”

 

“那就抽点烟吧,让他发点火。”下村泉静静地说,声音不疾不徐,“让他在争吵中跟你说更多的话。俗话说言多必失,人在愤怒时逻辑不会那么精密。趁机套套话吧。”

 

海斗有些犹豫。“我没看见过他发火。”

 

“试一试总没有坏处。”下村泉说。她露出一个小小的、转瞬即逝的微笑。

 

“如果他对于你的行为生气了的话,不就体现出你在他心里处于不一般的位置么?说到底,你最害怕的还是他对你漠然无视吧。”

 

海斗站了起来。“服务员,结账。”他想了想,又转过头,有些艰难地对下村泉微笑:“谢谢你……也祝你和户崎先生白头偕老。”

 

下村泉也笑了,这次是真心实意。“到时电话联系。”她脚步轻盈地离开了。

 

【6】

 

10/15/22:20

 

“……等一下,圭……!”

 

永井圭一震,发现自己的手被按住了。他想要巧妙地抽出,对方却握得更紧。“放开,”他冷冷地说道,“我讨厌别人碰我。”

 

“放开你你就要逃了。”海斗定定地望着他,手上不断加重的力道让他更加焦躁。“除非你答应,在我松开你之后,你不逃。”

 

永井圭气极反笑。“现在倒成了你威胁我不成?”逃?我何时逃过?不要太自作多情。尖利的话语硌在嗓子里生疼,想要说出口却因为这双令人心悸的眼睛而咽了下去。

 

“我不会威胁你,即使这是唯一的选择。”海斗说,面容十分平静。“永远不会。”

 

永井圭沉默下来,或许是深夜的原因,他的心绪不那么冷静了——又或许是因为眼前的男子?“你先放开我。”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同时用力地一甩手。

 

没想到海斗这次居然听话地松了手,永井圭一个踉跄,身体后仰,海斗刚放下去的手又伸了出来——让他借力站稳。永井圭挑高了眉毛,而对方很快丢开手,一脸无辜地解释道:“我看见圭你就要摔倒了,情急之下。”

 

“我不管。”手上的热度似乎正在向身体各处蔓延,永井圭吐出的话语也稍稍带了点火气:“总之这里是不欢迎你了,请你离开这里吧。”

 

“为什么?”海斗往前了一步,“圭,我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年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小小的错误么?”

 

“我对错误没有容忍性。”

 

海斗低低地笑了起来。“上帝,这跟在大众眼里温和的永井圭完全不是一个人啊。”

 

“是吗?恐怕我也在两年前就提醒过你,我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永井圭毫不客气地说道,向门口做了一个手势,“不送。”

 

“可我也记得我说过没关系……”海斗说,脸上仍带着浅浅的笑容,“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怕我不能适应这种性格的你么?所以那么着急地想赶我走。”

 

永井圭的手僵在空中。你——你在说什么?“任何人都不需要适应我,”末了他说道,“我也不需要任何人在我身边。”

 

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虽然永井圭很少把时间花在后悔这种事上,但他的确感觉主动权已经不在自己这里了。

 

“没关系,我需要。”

 

海斗的声音跟刚刚的梦境重合,既温柔又坚定,还有着些许志在必得的大男子主义。

 

“所以不要担心,圭。”

 

“你知道我有多不好相处么?”永井圭冷哼出声,“我只是纯粹不想跟你合住了,没有你说的什么担心,一丝都没有。”

 

“至少这个自认为不好相处的人还有点自知之明。”海斗笑着说,“我很乐意洗耳恭听你的忌讳之处……不会比今晚更不讨人喜欢了吧?”

 

“首先,我讨厌晚上被人如此打扰。我的夜晚应该是安静,神秘,不受干扰的自由。”

 

海斗的笑容没有多少变化。他凝视着永井圭,示意他继续。

 

“我不排斥酒气,但讨厌烟味——房子里不可以出现一丝一毫的烟味,即使你认为我不在家,也不行。我的生物钟非常有规律,因此我讨厌深居简出、作息紊乱的人。我不喜欢聒噪话多的家伙,他们让我恶心。我说话不会太讨人喜欢,当然我根本就不会跟你说些什么。我不会花时间在杂务上,这跟我的研究比简直不值一提——你愿意帮我做是你的事,但是你做了我就会挑剔。我讨厌大型犬,比较喜欢猫……不排斥说谎,所以你现在也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永井圭发誓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说这么多黑自己的话。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当然,”他说,“如果你还坚持要住下来……我的list里倒是没有‘讨厌不要脸的’这一条。”

 

“以上,我回去休息了。”

 

【7】

 

10/16/10:18

 

——下村小姐?

 

——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差点被扫地出门……什么?哦,他不在……是,我没感觉他讨厌我……谢谢。

 

——没,没有表白……你问我为什么?

 

——毕竟来日方长嘛。

 

【8】

 

10/16/10:21

 

下村泉结束了和海斗的通话。她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

 

“我想这段通话足以解决你的问题了——”她明亮的眼睛扫向坐在另一边的黑发男子,声音忍不住染上了点坏心眼的笑意。

 

“——你说是吧,永井先生?”

 

FIN.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