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不产粮了。
偶尔写一点不知所云的东西。
乙女请走@度陌临流

2016文手总结

2016文手总结

一个小透明,从1月正式开始用lof,今年产出三十几篇文章吧,非常之咸鱼,然而我没时间【绝望】希望明年好点……

今年入了aph,大部分产出是仏英,偶尔掉落露中……希望来年能写完自己想写的东西

下半年开始写泉杏,他们有辣——么好为什么不结婚?!

祝大家新年快乐❤,能与你们相遇真是太好了

新年愿望:来年有500fo

1月

【“你把伊利亚杀了。”王耀说。

伊万不笑了。“不,我没有。”

“是吗?”王耀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那来吻我吧。”

他没给伊万犹豫的时间,抓住他残破不堪的围巾,踮脚吻上了他。雪花飘进他们嘴唇的缝隙,梧桐叶哗哗作响。

伊万揽上他的腰。

王耀闭起眼睛。他张开嘴,舌头灵巧地探入伊万的口腔,牙齿轻轻一碰。

伊万的表情停留在那种孩子得到糖之后的狂喜上;但他忽然僵硬地停住了,眼中的光倏然熄灭。他的左手松开了,刀穿过纷飞的雪色,偏折出一瞬的光华,最后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王耀抱着他,将他安放在雪地上。他闭着眼睛像是死了,又像是沉眠着,等待王耀唤醒他。

——《人工智能》】

 

2月

论坛体x2

 

3月

【“你两年前来到这里,因为你用美术凿子杀死了你的男友,亚瑟.柯克兰。你捅了他七刀,最终导致他失血过多而亡。”

弗朗西斯的耳朵里嗡嗡的响。他想起那个青年的脸,沙金色的头发,翠色的瞳孔与锐利的颧骨。眉毛很粗,经常皱得紧紧的。

“而你被捕时你的说辞是,‘别干扰我工作,伙计,我正在画肖像画呢。’当时你还试图攻击警察,最后直接被送到了我们这儿。你被移交至我们这儿之后不到一个月,就开始了自己的妄想。你坚信我是你私交甚好的恶友,引诱亚瑟跟我上床,最终导致了你们关系的破裂。并且你也坚称你没有杀死亚瑟,只是跟他大吵了一架。又过了几个月你甚至虚构出了一个人,赫忒(HURTAR),你开始忘记,或者说抹杀亚瑟(ARTHUR)的存在,逐渐用这个赫忒来替代你幻想中的男朋友。但我始终是你心中的一根刺,你每次跟他的结局都是你认为他出轨,然后把他杀掉,戏剧的结尾是你醒来,我会给你讲这个故事。”

——《鬼连环》】

 

4月

【我凝视着他。

这才是弗朗西斯。由爱与浪漫组成的弗朗西斯。他的眼睛现在闪闪发亮,仿佛一整个世界的星辰都倾撒在了他的瞳仁里,璀璨得我移不开眼睛。心底的柔软悄悄浮上来,慢慢地蒙上眼眶。

日子那么长,世界那么大,我却只想和他一人度过。

——《前男友》】

 

5月

论坛体x3,比2月好了一点?!

 

6月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两个人一起向我走过来。

天阴阴的,周围景色都暗淡下去,唯有两个人的金发还是明绰地亮着。A推着辆电瓶车,没有骑,就这么一步一步推着向前。F站在他旁边,双手插在衣兜里,两个人一起慢慢地并肩走着。

A经过我面前时,我有点紧张地喊了一句老师好。他有些拘谨地朝我点点头,嘴唇弯了一下,折出一个浅浅的笑意,随即拐进了教师停车棚。反倒是F,站在我面前跟我聊了几句天,就是关于什么数学昨天难不难啊,今天是不是很困啊,站这种没有意义的岗真是辛苦了等等。

等到A出来,他便满含笑意地冲我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进了教学楼。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分亲近也不刻意疏远,就是那种和谐、微妙的感觉。

他们在我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远,便如同电影的慢放一般,风哗然而过,穿过时间的缝隙。

时间宽容,岁月静好。

——《来说说我的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6)》】

 

7月

【他只是看着她,目光遥远又专注。

十八岁的阿尔弗雷德没有敢做的事情,三十岁的他来完成。多少次因为错过而横生枝节的遗憾,现在如开闸的河流般汹涌而出,七分涌入心房,三分灌进眼眶。

他们中间横隔了十二年,足以改变容颜,足以改变一切,他却还是想将她直接拥入怀中。

“好久不见,”娜塔莎平静地说,便如同她一贯的冷淡口气,“城破了——现在我是你的奴隶了。”

阿尔弗雷德一步一步地上前。缓慢,却坚定。他已经做梦做了十二年;在梦中冰落城开,兵荒马乱,而他最终抱住他亲爱的娜塔莎,发丝交缠。现在他终于从梦中醒来了。谢天谢地,在梦中的一切,他都没有失却。

一切都很好,他揽住娜塔莎,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他有一句话,在心里排演过了千百遍,现在他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不,”他听见自己说。声音有点干涩,但他已经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了。

“——你现在是我的王后了。”

——《追风》】

 

8月

【我的大脑已经彻底停止思考了。但我知道必须纠正他一点:“他不是我的丈夫。”

“啊?”

“我们还没交换誓言呢……”树梢上的叶子沙沙作响,泉站在我的对面,抱着双臂盯着我。他现在的面容和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外表看上去还是冷淡、高傲,但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美妙,脸颊有一点点发红,看着我的眼睛——那双湖泊似的蓝眼睛——也闪耀着不同于往日的光芒。似乎有一小团火焰在我心底升起,渐渐地,所有的血液都开始发烫,带着灼热的温度,我知道,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是龙先来的。”

我唇角微微拉开,牙齿咬紧,眼睛弯起,露出一个微笑。——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笑容,是我在船上,准备把我的一生托付给那个人的时候,真心实意的笑容。我不知道他听明白了没有;但是没关系,以后还有无数的晨曦和夜晚,我还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地教他。花儿落到地上,又被狂风卷起,而罪魁祸首现在走上前来,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我。

——《他是龙》】、

 

9月

【她还是背对着我。我瞧着她,不再说话,心里琢磨着她这句话的意思。“前辈”是单指我呢,还是指三年级的所有人?记下来,是记在脑子里,还是单纯地做笔记?我想起她的水,蛋糕,还有她可能无意却过于亲密的举动。我摸不清楚她的态度:模棱两可,半真半假,到底她是真的在意我呢,还是只是履行制作人的职责?

我不知道。

——《I don’t know》】

 

10月

【“师匠……”他说。声音很轻,但灵幻听见了。

就像被春雨滋润过一样,有什么其他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灵幻躺在病床上,目光缓缓上移。很慢的,就像是十分艰难似的,一寸一寸地挪,最终锁在了影山的脸上。他的脸上还是那副呆呆的表情;即使在说话时也没有多大改变,虽然声音还属于少年人的那种稚气未脱,音调却也是平平板板。但在这一种又轻又软的嗓音中,隐含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一字一字掷地有声,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

“师匠……辛苦了。”

他两只手提到胸前,四指弯屈,冲着灵幻摆出了一个心形。他的声音极轻极浅,如同浮在海面上的碎冰。

“比个哈特。”

灵幻忽然感觉浑身像是要烧了起来。影山的眼睛是墨色,在平时沉沉如一潭死水,现在里面却好像闪着什么令人战栗的光芒。

他不敢去看他,连忙垂下了眼睛。

——《所以该怎样才能受欢迎呢》】

 

11月

【“你呀。”他最后低声说,“是得病了啊。”

他靠近我,温热的呼吸落在我的耳畔,接着补充道:“相思病。”

——《阴阳师》】

 

12月

【亚瑟发现他的眼睛深处有着一点暗紫色,与蓝色混在一起,神秘得惊心动魄。

弗朗西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松开一只手臂,用指尖在车窗上写着什么。他的关节发白,骨节分明,像纤细精美的艺术品。

亚瑟越过他的肩膀去看。

“I love the person that is really irrepressible.So,be true tome.”

囚禁在亚瑟.柯克兰这副皮囊里的灵魂因为这句话而无声地震悚起来,亚瑟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这行字,头脑里雪崩般一片空白。

——《圣诞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