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不产粮了。
偶尔写一点不知所云的东西。
乙女请走@度陌临流

江周/主动运输

同学关系的江&周,有没有弯请自由心证

期中生物爆炸,气愤
想想今天光棍节我还没有脱单,还要看他们虐狗,更气愤了:)

江波涛拿红笔在周泽楷的试卷上点点划划,一脸痛惜。

周泽楷不自在地低下了头。

“……你看看你看看,”江波涛小声说道,“这道题,组织液和淋巴怎么会双向转化呢……”

他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明明中午才和你复习过的。”

周泽楷进行徒劳地辩解:“我记岔了。”

江波涛哼了一声,但老师还在上面评讲试卷,他也不敢太嚣张。他撑着下颔,趁着老师转过身板书时左手迅速地往周泽楷脸上戳了一下。

周泽楷猝不及防,短促地“啊”了一声。

江波涛计谋得逞般地笑了一下,然后收回手,鬼鬼祟祟地一点一点从书堆里把数学卷子蹭了出来,压在生物试卷的底下开始做。

周泽楷也想写,奈何不得不听,只好愤愤地瞪了他一眼,听起老师的讲解来。

他和江波涛是同桌关系。两个人从高一就是同桌,高二分科后又是同桌,堪称缘分。江波涛其他成绩都忽上忽下的,只有生物特别稳定,回回考试几乎满分,复习跟没复习都一样。周泽楷则正好相反,每次生物考完分数都是卡在85上下,如果想拿A还得再冲一冲。分数归分数,总是错一些智障的题目也让他非常郁闷。

这次的卷子有一点难度,他一边听着大题目一边算着分,估计80左右。江波涛做卷子还很有心机,时不时抬个头以体现自己对生物的忠贞不二,目光一偏就看到周泽楷在算分:“多少?”

周泽楷条件反射般护住试卷:“你多少?”

“我没算,反正有90。”

靠,了不起哦?

周泽楷不想说话,周泽楷用眼神表达他的愤慨。

前排的吴启听到他俩的对话,转过头低声对江波涛喊:“爸爸再爱我一次啊!!!!让我生物及格!!!!!”

江波涛笑眯眯地:“好说好说。”

周泽楷看着他波澜不惊的脸,做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

他说:“我要补习生物。”

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每个星期五中午,江波涛都会帮着周泽楷复习生物。

周泽楷不是个记性好的人,于是江波涛为了让他记住那些笔记,用了一些非常羞耻的办法。

……至少周泽楷是这么认为的。

“你看,初生演替和次生演替的区别,大概就在于有没有再次长出的内外能力。”江波涛循循善诱,“比如说杜明有一天变成了一个秃头,但他还具备长出头发的能力,所以属于次生演替。”

“???关我屁事???”躺着也中枪的杜明表示很冤。

江波涛及时安抚:“当然不关你事啊,你又不是那个秃头的杜明。”

哄完杜明他接着讲种间竞争关系。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说,“我有一天爱上了小周。”

……周泽楷眼神死。

你这个人怎么黑起人来敌友不分啊??

“我就会和方馨竞争,我们就是情敌关系,所以你看,”江波涛画了两条交叉的弧线,一条向上,一条向下,“所以在关于你的事上,方馨不开心我就开心,我开心她就不开心,所以是一个反相关关系。”

方馨是周泽楷的女朋友。

周泽楷艰难地找到了一个槽点:“……为什么你举的两种情况是一样的?”

江波涛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如果有这个‘如果’的话,我怎么可能输?”

他语气轻快地说道,周泽楷听了脸上一阵发烧,伸腿过去踢了他一脚,手则摸过去挠他的腰窝。

江波涛笑得喘不过气,却又得憋着,表情特别扭曲。他们俩打闹了一会儿,江波涛忽然说:

“我们小周是上天的宠儿啊,我坐在你旁边,也可以沾一点欧气吧。”

周泽楷低下头,盯着自己的笔记。江波涛先前喜欢一个妹子,做了缜密的计划后追求却失败了。那个女孩说一直喜欢的是周泽楷,从来没有太在意过他。

江波涛表面什么都没提,但周泽楷还是莫名其妙地感到歉疚。尤其是当他有女朋友而他没有时。

他试图安慰江波涛:“总会有的。”

“我有啊,我怎么没有?”江波涛一脸浮夸,“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周泽楷噗地一声笑了,把笔记往前翻了几页,示意他扯的太远该继续了。

“关于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啊,这确实是一个难点。”江波涛用铅笔帮他打着重点,“要注意都是浆细胞也就是效应细胞分泌抗体,而细胞免疫中是它与靶细胞密切接触让它自身裂解……说明白点,比如说方明华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被反动派逮捕后强制染上毒瘾,他就是靶细胞,然后魏艾与他进行秘密接触,说组织有令所以请你自杀吧这样才是一条英雄好汉!”

周泽楷在尴尬中甚至感觉到了一丝好笑。方明华跟他们关系不错,也是个脱团狗,女朋友魏艾据说是从初中谈到现在了,两人频频出双入对,堪称模范情侣。

“哎对了对了,你知不知道其实隔壁班的艺术生也喜欢你啊。”江波涛话匣一开就开始满嘴跑马,“就是那个坐魏艾后桌的,每天脸拉的跟包租婆似的那个。”

周泽楷茫然。“……谁啊?”

“就是上次运动会……嗳说了你估计也不记得,毕竟你长得这么好看,喜欢你的人多了去了。”江波涛笑嘻嘻地说,“方馨真是厉害啊,她怎么追到你的?”

“……”周泽楷把几根头发撩到耳后,“就,第一个向我表白的吧。”

“……这么敷衍?”江波涛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按时间来说明明是我先啊……”

“……她感情比较真挚。”周泽楷决定补充一下。

“我们俩不一样呀。”江波涛说,“我呢,是自由扩散,因为我对于小周的喜欢浓度比较高,所以是不需要载体蛋白和能量的。”

周泽楷正在脑内痛苦地想着他在说些什么,江波涛已经贴心地把笔记举到了他眼前。

“而方馨和那些喜欢你的女生呢,是协助扩散。她们也都特别喜欢你啊,但是需要借助各种载体蛋白来表达……比如说情书。”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这货又开始复习了。

“小周你呢,则是主动运输。你对我们的喜欢,浓度比较低,所以又需要能量,又需要载体蛋白呢。”江波涛笑起来,“我说的对不对?”

周泽楷沉默半晌,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嘴唇上。这只赏心悦目的手在那里停留了三秒钟,接着按到了江波涛的脸上。

“赐予你一点力量。”

他说。

End

后来在江波涛的生日周泽楷送了他一本《修辞学之如何举一个正确的例子》。

评论(1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