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灵能/茂灵】所以该怎样才能受欢迎呢

给SM @Mild Seven 的生贺~17岁的小小智障勇士,新的一年要继续努力呀!【不

附:

这张茂灵不可爱吗!!??癫狂.jpg

尝试着用了粗体,挺有意思的x


“……师匠。”

灵幻从报纸里抬起头,看着坐在角落里的影山。瘦小的少年顶着一成不变的锅盖头,面前摊着作业本。作为灵幻的弟子他每天都会过来打卡报道,没有事就在灵幻的监督下写作业,如果有委托就顺便除个灵,然后再在灵幻的监督下写作业。

“怎么了……又有不会的题目吗?”

“不是……”影山摇了摇头,“师匠,请教给我读气氛的方法吧。”

灵幻听着他毫无起伏的声音,即使已经习惯了,他却还是想确认一下:“读气氛的方法?”

“是的。”

“你很烦恼吗?”

“对啊。”

灵幻看着自己除了超能力之外什么都不擅长的弟子,叹了口气:“都说了你不要介意他们了……”

“不是介意……”影山说,平淡地仿佛在为陌生人解释,“只是想让自己合群一点。”

“那你首先得改改你的性格啊……”灵幻抓起旁边的可乐吸了一口,敷衍地回答道,“你看,如果别人说了一个笑话,你都这张面瘫脸,一点都不配合,人家肯定会想‘好无趣’然后不想理你了吧?”

影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要配合别人啊,配合别人。”灵幻循循善诱,他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有点坏心眼地微笑起来:“你们班最受欢迎的男生是谁?”

“唔……小池同学吧?”影山听起来有点不确定。

“行,那你就观察他的言行举止。”灵幻在心里想象着万人迷似的龙套,简直要撑不住笑出声。“模仿他,但不要成为他,懂吗?”

影山看起来有点困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会去试试。”

目送着影山背着书包消失在门口,灵幻把头埋进臂弯,偷偷摸摸地笑了起来。

糟糕。好期待呀。

可是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而后来的几天影山就再没提起过这个话题,从表面看来也没发生什么变化。灵幻有些泄气,但很快也把这个带着三分认真的玩笑抛到了脑后。

一个星期后灵幻接到了一个委托,是一个想投资房地产的商人,他以低价买来了一块地皮进行开发,在刚建完骨架时,建筑工人就怎么也不肯继续了,说是有鬼。而他经过多方打听后,得知了这块地原来是一片墓园。他怀疑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积聚在那里,于是特意来到灵幻咨询所来求助。

如果他说的是事实的话,那应该会是个相当难缠的恶灵。不过有影山在,一切都不足为虑。灵幻趁机向商人狠狠敲了一笔,在影山放学的时候向他打了电话:“喂龙套,放学快过来,有大生意!”

电话那头的声音讷讷地,“好,师匠。”

一如既往地老实啊。灵幻摇了摇头放下手机,不过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掉的。

桌上散着些零钱,他随手抓了一些放在兜里,哼着歌出了门。

树上的叶子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秋日,整个街道上闪着明快的光。初中已经放学了,很快龙套也会出现在门口。灵幻把买来的章鱼烧放在桌上,靠在椅子上想象着龙套背着个包,一步一步地往这里走;又可能因为参加了肉体改造部的活动耽误了时间,正努力地甩开腿啪嗒啪嗒地向这里跑来。到时他们会一起分享章鱼烧,他可能会被烫到但是没关系,因为有龙套在。

 窗外的天空明净如琉璃,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感觉什么糟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影山今天来的挺早;灵幻看着他因为剧烈运动而发红的脸,有些讶异:“今天怎么了?很积极嘛……”

影山还在喘气,但精神看起来却意外地高昂:“师、师匠……教给我的……方法……好像挺有用的。”

灵幻一愣:“啥?”

“就是……如何读气氛……”影山说,嘴角有一点笑容,“我盯了小池同学一个星期,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

灵幻听着他说话,内心对于这次恶作剧的那份期待又再次复苏,如同春日抽芽的青草。“所以呢,是什么方法啊?”

网络用语。”影山回答。

“……”灵幻做了一个手势,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然后呢?”

“他今年暑假刚刚去了中国,学习了很多时髦的话,似乎用这些就能轻易地把大家逗笑……”影山低下头,挠了挠脸颊,“我这几天一直在练习,总算有了点进展。”

“哎哟哎哟,”小酒窝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窗口蹿了进来,绿色的恶灵跳动着,嚣张地大笑起来:“就你?哈哈哈哈哈。”

“喂你这家伙——”灵幻伸出手抓住想要逃跑的小酒窝,“寄人篱下就别得寸进尺啊!”

“本大爷可是超强的!”小酒窝在他手里扭来扭去地挣扎,“寄人篱下个鬼啊!倒是你……”

“果然……”影山的声音一时间把一人一鬼的注意力全拉过去了,“你跟魔津尾之间有肮脏的交易吧,小酒窝。”

魔津尾?灵幻回想了下,好像是在与“爪”第七支部战斗时,那个把小酒窝起名为棉花糖的娘炮……?

不过比起这个,他更在意龙套为什么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奇怪的话啊……!

幸亏自己也对中国文化有点了解,要不然不懂他的梗可就做不了师匠的表率了。

他在这边暗自庆幸,那边已经吵得不可开交——或者说,是小酒窝一个恶灵在单方面大吵大闹。

“什么东西啊!什么肮脏的交易啊!本大爷是靠自己变强的好不好!”

“诶,不是他把你封到了那个奇怪的罐子里才让你变强的吗?”

“那是他想要害死我好吗!”

“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用灵撕碎你呢?”龙套在这时候口才却意外地好,配上这种“难道不是吗”的眼神和纯良的脸,效果简直拔群。“果然还是因为他不舍得你吧。”

“……好了好了。”灵幻出声打断了他们,再听下去他都要相信龙套的说辞了,“龙套,客人还等着呢,快走了。”

“嗯。”影山把书包放到一边,跟在灵幻身后走出了咨询所。灵幻掏出钥匙把门一锁,成功地把小酒窝气急败坏的声音隔绝到了墙外。

“龙套,刚刚说得不错啊!”

“是、是吗……这几天一直在练的。至少要让自己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啊……”影山有点不好意思。

“挺好的,要再接再厉啊。”灵幻立刻给予鼓励。

……没发现自己的弟子意外地有传销的天赋啊……

坐在公交车上,灵幻偷瞄着影山,心里有点感慨。

……不过,还真的挺好笑的。

商人投资的地方位置有点偏,到达目的地花了不少时间。但据他所说很快这里将构架高速公路,也会进行大规模地改造开发,未来前景非常可观。

“因为闹鬼,工人们都不敢来上班了。”商人愁眉苦脸,跟在灵幻旁边絮絮叨叨,“我已经请好几名除灵师来看过了,结果无一例外地进了医院……家属还说要来闹事呢!”

“这样啊……”灵幻装作踌躇,用手指摩挲着下巴,“这么强的恶灵还真是少见呢,当然我们可不比一般除灵师,不过报酬……”

“如果能除掉的话……”商人一看就很上路子,老成地伸出两根手指,“按原价的双倍结算。”

“哟西!成交!”灵幻内心里的小人欢呼雀跃,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为暴发户的瞬间了。“地点在这里吗?”

“再往里一点……”商人带着他们向里,建筑的骨架已经差不多搭好了,在暮色里显得森严壮阔,如同钢铁坟墓。

“好厉害啊……”影山仰起头,喃喃地说。

“错了错了,”灵幻纠正他,“应该说‘厉害了我的哥’。这才是最近流行的。”

“嗯……”影山偏过脑袋,望着比他高出一头的灵幻,认真地说:“不对,应该是……”

“厉害了……我的……师匠?”

刚说出口的时候还有点断断续续,不过影山很快又重复了一遍。“厉害了、我的师匠……”声音越来越弱,最后飘散在空气中,荡起浮灰,如同虔诚的吟唱。

看着他师傅忽然呆滞的脸庞,影山抿起嘴唇,以很微小的幅度笑了笑。

灵幻以一种看珍稀动物的眼神看了他几秒,忽然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伸出手拍了拍影山的肩。

“我是不是该对个下联……承让了我的徒弟!好了,进去吧!”

如此说着,他率先进入了楼的骨架里。影山看着他的影子逐渐消失在漆黑的阴影里,心里却感到有点奇怪。

怎么回事,为什么感觉不到有灵力的存在?

他张开嘴想要叫住灵幻,但已经看不到他了。他连忙迈开脚步追进去:“师匠,这里有点……”

话戛然而止。在他看到灵幻拿着一根废弃的、仿如撬棍长度的铁棍,猛地往自己的腹部捅去时,想说的话全断在了喉咙里。

“师匠——”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声音仍然是轻轻的,仿佛某种易碎的瓷器。大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铁棍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拉扯般,挣脱了灵幻的手,哐得摔在远处。

但灵幻的西装下摆还是洇出了深色的痕迹。他在龙套的面前,慢慢地软倒了膝盖。可是他却没有昏迷;他抬起了头,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不愧是除灵师呢……这种威压感,站都站不起来。”

影山看着他:“你是谁?你不是灵。”

他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此时他周身散发出的狂暴气息——黑暗的负面情绪正在飞速增长,他想到上一次,老师也是这样忽然倒在他的面前。那次灵幻恢复的太快,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过当他碰触到死亡的边界——尤其是灵幻的死亡——时,自己是什么感觉。

现在他想起来了。

就是……天塌下来的感觉啊。

“我当然不是。”对面的人倒是相当爽快地承认了,灵幻的嘴角弯起一抹虚伪的假笑,“我是这里的神。灶神。”

影山盯着他,没有说话。

“真是搞笑啊,原来以为什么‘最强灵能力者’会有多厉害呢,结果不过如此……根本就是个胡吹大气的骗……”

“你也发现师傅是个普通人了……吗?”

影山身体有一点微微地颤抖,他打断了灶神的得意洋洋,目光死死地勾在灵幻的身上。

“那当然……”灶神冷笑着,眼睛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影山,“本以为是个很不好对付的除灵师呢,枉我还准备先下手为强。”

“你们都是金钱的奴隶吧。‘拿到钱就好了,反正也不准备住在这里了,这里爱怎么污染就随他去吧’……”灶神的眼神变得怨毒,他冷笑起来,“开什么玩笑?这是我守护的土地,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来指手画脚了?”

“……”

灶神停了下来。他发现对面的少年低着头,锅盖似的发型使他看不清他的眼睛。但看起来,他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崩溃了吗。尽早解决掉吧。

如此想着,灶神忍着疼痛走过去捡起铁棍,一步一步地、蹑手蹑脚地朝龙套走去。

“……好气哦。”

影山忽然开口了。

“什、什么?”

影山抬起头,用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把它揉成一个包子的形状。

“气、到、变、形。” 

 

影山木着一张脸说道。他朝着灵幻伸出了手,就像舞会上邀请舞伴的绅士。很快,温暖的光就从他的指尖溢出,逐渐地覆盖到了灵幻的身上。

“一开始知道老师是普通人的话,还按照原来的计划伤害他吗?”

“如果是除灵师倒还好……”

 

“但师匠是普通人……这样很可能……” 

“——会死的啊。”

“——什,什么!”灶神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从灵幻的身体里析出,就像渐渐凸显出来的浮雕。“你、你不是除灵师吗!为什么!这怎么可能……”

“我有说过吗?”影山合起手掌,灶神便“啪”得碎成了无数泡沫,消逝在空气中不见了。

“另外……”他走向倒在地上还昏迷着的灵幻,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复杂之情。

“我每次的工钱才300日元。智障。”

“什么啊……太倒霉。”

斜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灵幻唉声叹气,烦躁地伸手抓抓脑袋,却扯到伤口,嘶得倒吸一口凉气。

“抱歉,师傅,是我没看出来……”影山坐在旁边,床头柜上摆着不知道谁的果篮,导致他没有地方摊作业本了。他也不介意,就这么看着灵幻有点懊丧的脸,听他絮絮叨叨地抱怨医药费多么昂贵。

“没事没事,又不怪你……”灵幻小心地用手拍拍龙套的肩膀,“你是个小孩呀。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知道吗?”

谁知道他正准备收回手的时候,影山却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腕。属于小孩子的手还有点肉肉的,手劲却不小,可能是练习的结果。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把另一只手叠放上去,背脊弯下来,用额头轻贴着灵幻的手背。

“喂喂……忽然你干什么啊。”

影山的额头又冷又黏,他能感觉到。但这种气氛似乎有点奇怪,灵幻想,他偏开目光,左顾右盼,但却没有动。

大约五秒种后,影山抬起了头。他放开了灵幻的手,站起来,把右手按在左胸前。

“师匠……”他说。声音很轻,但灵幻听见了。

就像被春雨滋润过一样,有什么其他东西正在破土而出。

灵幻躺在病床上,目光缓缓上移。很慢的,就像是十分艰难似的,一寸一寸地挪,最终锁在了影山的脸上。他的脸上还是那副呆呆的表情;即使在说话时也没有多大改变,虽然声音还属于少年人的那种稚气未脱,音调却也是平平板板。但在这一种又轻又软的嗓音中,隐含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一字一字掷地有声,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

“师匠……辛苦了。”

他两只手提到胸前,四指弯屈,冲着灵幻摆出了一个心形。他的声音极轻极浅,如同浮在海面上的碎冰。

比个哈特。”

灵幻忽然感觉浑身像是要烧了起来。影山的眼睛是墨色,在平时沉沉如一潭死水,现在里面却好像闪着什么令人战栗的光芒。

他不敢去看他,连忙垂下了眼睛。

FIN.

本来还想让师傅说句阿西吧的,没找着机会(smg.

喜欢的话,评论下呗?

评论(2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