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APH/仏英】前男友

祝自己生日快乐!仏英要一直走下去!

...中间有点自己的小私心

我坐在酒吧室外安排的一张桌子旁边,漫不经心地观望着眼前形形色色的人群。

午后的阳光暖暖和和,浇了人一头一身,终归是嫌晒了些。瞅着吧里似乎也没有人满为患,我站起身,把椅子推进桌子下面,往酒吧敞开的大门走去。

——事实证明这是个相当糟糕的决定。

我一进门就看见弗朗西斯惹眼地坐在吧台边,不急不缓地摇晃着酒杯,目光也不急不缓地在我身上打转。

人生最尴尬的事莫过于跟前男友见面。

更尴尬的是,我们昨天刚刚掰。

我想这时候我应该放轻松——平静一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不能向他缴械投降。本来就够惨了,如果还在弗朗西斯面前失控的话,我回去就自杀,说真的。

我还在纠结呢,弗朗西斯却先开口了。

“亲爱的,”弗朗西斯用脚点了点他身边的高脚凳,唇角勾起来,有点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温柔,“过来这边坐。”

操。

我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态,这一下子完全他妈的没用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走到他边上,努力使声线平稳。要死,他昨天愤怒的上扬语调去哪里了?

他抬了抬眉毛,“这里是柯克兰家的私人场所?”

“……我先声明,”我的火一下子被他撩上来了,我靠在吧台旁,带着点距离地说道:“我今天和阿尔弗雷德有约,没有跟你交谈的时间。”

“阿尔弗雷德?”对面的人轻笑一声,“我安排了他今天补考,你没看手机短信吗?”

我一下子梗住,拿出手机看看,还真是这样。半个小时前就发过来了。

Oh——fuck it。

我摸着手机壳,摸来摸去都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才能从容不迫地离开,反倒是弗朗西斯说:“反正你原本的计划也破灭了,不如我们坐下来聊聊。”

我咬了咬牙,冷淡地说:“拜托,你能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意识。按这种情况我应该给你一拳,然后从容地离开。”

“亚瑟,我是你的老师,”眼前的人说,认真地不得了,“你要是打我会被劝退。”

“你他妈还是我前男友,你记得吗?”我冷笑一声。

“去掉‘前’字。”

“哈?”我重复了一遍,一腔激烈的情绪忽然爆开了,软塌塌的,散落得到处都是。“你已经可以直接无耻到把昨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我抱起手臂,“真抱歉,我还没那个本领——”

“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平稳地打断了我,这是他第三次叫我的名字了。“昨天是我的错,我们都很不理智……但没有人说昨天的错误不能留到今天去弥补,不是吗?”

“如果你还把工作当成你的爱人而不是我的话,这永远不可能做到。”

我撂下这句话转身就想走,这时我听到他叹了口气。“亚蒂,至少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第四次。我停住步子,但没回头:“你想说什么?”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对心理学那么热衷?”弗朗西斯说,“两个答案。”

哦,又是心理学!我一直不明白弗朗西斯为什么对研究人的一举一动那么感兴趣,我反正是连他们明明白白表露出的情绪都懒得去感知的节能主义者。虽然在交往时,他的这一套让我很受用,但同居之后,我跟他的时间就经常被这个小贱人占用。“哦,亲爱的,真抱歉,明天我有个讲座。”这句话我听多了,也受够了。

我冷哼一声:“我才没兴趣猜。”

弗朗西斯没理我,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第一,心理学能让我令某些人感到舒适——比如你,你这种人,难道会坦诚地说出你喜欢什么吗?就比如现在……你就不能转过来吗?对你我都好。”

一语中的。我暗骂了一声,终于是坐上了他准备的椅子上。“第二呢?”

弗朗西斯停顿了一下。

“它让我遇见了你。”

一阵悸动涌上我的心房。我想起第一次推开心理咨询室时,他坐在桌子后面画画的样子,阳光照下来,金发耀眼的样子。

But it all passed.

“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撑着头,不无讥讽地说,“你是不是对每个对象都说过这句话?”

“只跟心里有问题的说。”

“Shit!”

“你看那边,坐在窗边的中国人。”在我还没将更多的脏话问候他的列祖列宗之时,他已经很快地转换了话题:“看着他,你能发现什么?”

我侧过头去瞧。因为离得有点远,出于谨慎起见,我尽量不会在他面前班门弄斧:“很年轻。非常注重仪表,内心有点焦虑……”我看着他时不时瞟一眼手表,“怕是约了女朋友吧。”

“心理学入门学生。”弗朗西斯拍了拍我的肩膀,“真正的心理学,是要通过他的每一个动作,揣测出他内心的意图,越详细越好——你只有最后一句比较符合,前面的,全部删掉。”

“你看看他。他很少去看手机,眼睛老是在看窗外。再仔细一点你会发现他的眼睛会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停留一段时间,不管那个人是不是进入酒吧。这说明了什么?”

“他很无聊?”

“哦,天哪。如果他很无聊,手机就在他旁边,他为什么不用呢?亚蒂,这是因为,他不知道他要约见的人长什么样子!”

我猛地转过头,直眉瞪眼地跟他对视了好几秒。“谁知道你说的对不对?”

“你等我分析完可以去找他求证。”弗朗西斯说,“他频繁地看表,很可能是他等的人已经迟到了,又或者他是一个相当地苛求守时的人。也许有点强迫症。但第一种我们可以排除,因为如果对方真的迟到到他已经忍受不了的情况,至少会打个电话。”

“所以是约会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当插了句话,内心有些得意。

“你管第一次约网友见面叫约会?”弗朗西斯瞟了我一眼,“而且就算是他们私交甚好,感情甚深,这也绝不可能是约会。”

因为我的推测被残忍地否决了,我不轻不重地掐了他一下,没用多大力,弗朗西斯却夸张地皱起了眉头。

我嘲笑他:“一天未见,这么快就肾虚啦?”

他弯起眉眼,没争辩,说:“亚蒂你终于笑啦。真好。小亚瑟笑起来真的很美。”

一股血冲到我的脑子里,我敢肯定现在的我满脸通红,思绪混乱,张口结舌——哦,很好,他妈的相当不错,看来我可以考虑是上吊还是服毒了。

弗朗西斯没有趁机报复,这让我很满意。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你也看出他是一个注重仪表的人了,那他如果跟女孩子约会,这么重视这场约会的他怎么会不带礼物呢?……”

我凝视着他。

这才是弗朗西斯。由爱与浪漫组成的弗朗西斯。他的眼睛现在闪闪发亮,仿佛一整个世界的星辰都倾撒在了他的瞳仁里,璀璨得我移不开眼睛。心底的柔软悄悄浮上来,慢慢地蒙上眼眶。

日子那么长,世界那么大,我却只想和他一人度过。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走神,他停了下来,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不想听了?”

“没、没有……”我原本想肯定一下心理学的有趣之处,但又拉不下这个脸,只好闷闷地坐在那儿,看着一个男人推门进来,着装非常地随便,叼着根烟,毫不犹豫地、径直地朝着靠窗的桌子走去。

他的手上拿着一束花。

弗朗西斯吹了一声口哨,我跟他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我们走吧?”他对我说,目光促狭。

我点了点头,把原来想要嘲讽的言语忘得一干二净。

就姑且原谅他一次,跟着他回家吧。

最后一次喔。

Fin.
















弗朗装逼时提到的所有人都是他请来的群众演员xxx

评论(5)

热度(54)

  1. 荔•枝•枝•汁苝望 转载了此文字
    心机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