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周泽楷抱住孙翔说翔翔你不要在5C出克总了

赶在周翔日末班车的一颗小糖!

给啊薰@苏云薰 的周翔,乖离梗,so傻白甜and real魔性……而且爆字数了……orz

里面有叶翔友情向,最想写的cp还是没能写出来,唉。

薰巨你老是不理我……哭唧唧。



【1】

孙翔最近开始玩乖离性百万亚瑟王了。

但他在选职业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在看到歌姬那宏大壮阔的波涛汹涌之后没过脑子的直接选了这个职业。

后来孙翔想换职业来着,但他在申请第一个号的时候遵循指示绑定了手机和邮箱,想改的话他觉得好麻烦,于是就准备顺其自然地先玩起来,后面不是能转职吗。

作为给他卖这个安利的、比他大一岁的叶修前辈,在双开lol和乖离的时候大爆手速给他发了很多截图,并且诚恳表示这是一个只要有攻略就能走遍天下的游戏。

来玩吧,他如是说,让前辈带你飞。玩这个的妹子可多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傻到被你钓上呢?

能钓妹子且不用脑子,本来根正苗红的孙翔同志很快就糊里糊涂地入了这个邪教。

后来在经历了种种种种以后,孙翔望着熟悉的界面发呆,坐在他旁边的青年蹭过来啃他的颈窝,他回抱住他,忽然间回忆起叶修的话。

他想:去你大爷。

【2】

孙翔的运气倒是不错,第一次免费十连的时候居然人品极佳地出了一个克总。在看到歌姬新手傻瓜攻略里大力称颂的三巨头自己已经得了一个,还不需要氪金,孙翔的小心脏都开始在云端飞翔了。

于是他兴冲冲地把克总挂上头像,逢房必进,一到5C必出克总——不是有那谁谁说过吗,克总在手,天下我有。

然后在连续三次收获了比叶修脸皮还厚的“不高兴”以及连续三次把人搞团灭之后,孙翔退出了游戏,一脸愤慨地登上贴吧,准备投诉那个帖子。

然后他看到了贴吧里一个新鲜出炉的挂人贴。嘴炮狠辣图文并茂,极尽所能地痛陈了他悲惨的遭遇——原本一个随便打打就能稳过的小妖愣是被一个不知道配合只知道加buff自己攻击的傻逼给搞成了世界末日一般的全军覆没。

最重要的是,那傻逼还不投石,完全不知悔改,奶奶的。

在帖子的最后,楼主以铿锵有力的说辞结尾道:

他日若遇一抢穿云,尽早解散房间为妙!

孙翔愣住了。他想要关掉页面,手却像僵住了一样,不听使唤。

这个帖子才刚刚发表不到两分钟。扑面而来的恶意散发着腐烂的臭味,成功地让孙翔的脑海一片空白。

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被挂了?

第二反应是:那篇攻略果然有问题!!!

第三反应是:你大爷的老子没钱投毛石啊!!!

孙翔怀着悲愤的心情登上QQ,叶修的头像却在这时跳了出来,一个“笑”字愣是被孙翔硬生生看成了哭。

君莫笑:哟,被挂了?

我草草草草你怎么知道的!

孙翔的手开始发抖……他深思熟虑了好久,最终回了他一句。

一叶之秋:你是不是派人阴我!!

孙翔觉得自己已经够理直气壮的了,但对面很快跳出来一个鄙视的表情,孙翔直眉瞪眼地和它对峙了五秒钟,想直接跨过屏幕一拳打到那个现在正叼着烟的混蛋脸上的犯罪心理愈发强烈。

君莫笑:对付你还用阴?

君莫笑:恐怕被人卖了帮人数钱的时候还在想他为什么找你数钱吧

孙翔盯着这一行字认真地断了很久的句。

还理了很久的逻辑。

最后他怒了,但在他一连串的脏话还没问候叶家的列祖列宗之前,叶修的几句话已经接二连三地跳了出来,孙翔硬生生收回自己悬在“发送”上的手指,这个打断弄得他仿佛噎住一般的恶心。

君莫笑:怎么这么久不回复,莫非真的被这句话绕傻了?

君莫笑:我最近有点忙,没时间多上游戏,我介绍你认识个人,跟你同级的,壕姬双修,这儿QQ号xxxxxxxxxx

然后君莫笑就下线了。

孙翔目瞪口呆地望着叶修的头像,感觉那块根本不存在的堵塞物正沿着食道缓缓地向下……

不过怒归怒,孙翔还是老老实实地复制粘贴了那个qq号,准备添加那个好友。

结果他看到昵称的时候又一次愣住了。在这一个晚上他已经受到了无数次惊吓,孙翔觉得现在他的脸就是一个“一脸懵逼.jpg”表情包。

一枪穿云。

【3】

孙翔原来看叶修不顺眼极了。

他的高考成绩非常优异,刚进大学时孙翔原以为自己已经该成为各位教授们的亲儿子了,也觉得自己这分应该着实耀眼。

结果偶然一次听到各科教授们抽着个烟一脸惆怅地议论着说这个分数离叶修的分还差的很远。时代在变啊,他们感叹。

孙翔表面装得不露声色,其实这句话在他内心一直梗着,特难受。

他用尽自己所有能想到的方法暗中调查,直到他的舍友A有一天看他这么辛苦地拿着大一新生入学名单一个个对,随口问了一句,“找人啊?”

孙翔嗯了一声。

“上校园网啊,”舍友晃了晃手机,“发个帖问问不就好了?”

孙翔一脸严肃地拒绝了。他可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对他太过上心。

舍友有些不能理解。“你找谁啊?很有名吗?”他想了想,“这级最有名的应该就是你啊?”

所以说那人到底是谁啊!孙翔委委屈屈地、带着万分不情愿地说:“叶……修?”

“叶修?”舍友变了脸色,“你说他啊!叶神!这个学校谁没听过他的名字?”

孙翔更委屈了。“我啊……”他指了指自己,装作不在意地问道,“他高考分数比我高吗?奇怪,我都不知道。”

然后寝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舍友用一种“妈的智障”的眼神飘渺地瞅着他,飘渺地开了口,飘渺地问道:

“不同届的人之间可以比成绩吗???”

孙翔用了好几秒理解了舍友说的话。

哦,原来叶修是我前辈啊。

【4】

后来孙翔就火了。原因是舍友在QQ上发了条说说,几句话把这事儿概括了一下还发表了自己的感想,大意就是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结果全大一的学生看孙翔的表情都变得微妙了起来,仿佛一种看傻逼的眼神。

孙翔心里苦,苦得不要不要的。

他哪知道叶修是大二的?他又不喜欢上校园网找八卦。

所以他也不知道有人把这件事传到了校园网上,他在整个学校都火了。

结果全校的学生看孙翔的表情都变得微妙了起来,仿佛一种看傻逼的眼神。

所以后来当叶修过来找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认出他是叶修,还以为是他舍友的朋友。

当时孙翔望着这个黑发黑眼的陌生青年,客气地将叶修迎到舍友的床边示意他坐下,说了句“你等一会啊”,然后就一脸仁至义尽地挪回床上打开电脑上了QQ。

叶修瞄了他电脑屏幕一眼,没说话,自己也摸出了手机。

孙翔正跟别人聊着天,忽听见叮咚一声,点开一看,君莫笑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孙翔见是个不认识的人,没在意,顺手点了拒绝,然后继续投入到如火如荼地聊天中。

“孙翔。”

这时叶修站了起来,冲着孙翔晃了晃手机。

“找我找了这么久,居然拒绝添加我为好友?”

孙翔停下敲键盘的手,抬起头一脸懵逼。

【5】

孙翔的QQ名是叶修起的。一叶之秋,孙翔怎么看怎么不对劲,翻了成语字典后跑去问叶修:“啥玩意儿,zhi不是这个之吧?”

叶修此时正在吞云吐雾:“你不懂,这样不容易重名。”

孙翔信了。因为他还真没找到一个重名的。

后来孙翔玩乖离,他又一次在起名上纠结起来。再叫一叶之秋?不行,太没新意。把叶修的君莫笑改改?还是算了吧,改成什么?君摸笑?君莫啸?一点逼格都没有。

他在QQ上委婉又委婉地向叶修表达了他的烦恼。

然后叶修说:“一枪穿云怎么样?”

【6】

孙翔好不容易从自己的回忆杀中爬出来,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跟一枪穿云成了好友,页面亮着,一枪穿云打了个问号在上面。

原来是个来者不拒的主啊。孙翔小失落了一下,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他在失落个啥。

一叶之秋:你好,我是孙翔,叶修叫我来的,说你游戏玩得很好

一枪穿云:…还行…

一枪穿云:周泽楷。

孙翔想了想,这大概意思应该是说自己游戏玩得还行,自己叫周泽楷。

一叶之秋:那能教教我怎么练姬吗?

一枪穿云:行

一枪穿云:先加群xxxxxxxx

孙翔一边申请加群一边想:

这家伙,莫非是个高冷?

他好方。

【7】

那个群的名字叫轮回,一个一听上去就感觉是邪教的霸气名字,群成员12人。

孙翔随即很荣幸地成为了第十三位邪教,啊不对,轮回成员。

随即他便受到了群成员们的热烈欢迎。

先是几个人轮番轰炸问他性别,得知是男后表露出了非常不尊重人的失望之情,孙翔看他们在群里为该不该向游戏公司提请拒绝人妖一事展开了激烈讨论,话题越来越歪,最后居然变成了同性恋应不应该被歧视。

孙翔茫然地看着这群魔乱舞的画风,鼠标已经点到了退出该群上。但他还在犹豫,他想着是周泽楷邀请他进来的,是不是该跟他打声招呼……

等等……周泽楷?

孙翔看见群成员里一枪穿云的图标亮着,但等他凝神细看那堆迅速滚动的垃圾话,才发现参与讨论撕逼的人里面没有周泽楷。

孙翔莫名地舒了口气。要是周泽楷只对他高冷,他真的要考虑直接退群拉黑走人了。

仿佛印证他想的一样,周泽楷忽然发了一句话。

一枪穿云:...欢迎新人  下本

孙翔正琢磨着啥意思呢,就有人跳出来开始解释。孙翔盯着那个ID,发觉他刚刚也在潜水。

无浪:啊,小周的意思是说让你们收敛点,欢迎下新人,带着他一起下本吧。

孙翔还没答话,底下又开始了快速的聊天。

残忍静默:不愧是老夫老妻了,这默契啧啧啧

吴钩霜月:你让小新人单身狗怎么活……

残忍静默:说得好像你不是单身狗一样

笑歌自若:唉,有我在你们有什么资格秀恩爱啊……打什么本?

一枪穿云:22:00超妖

他只是回答了笑歌自若的问题,孙翔明知道他话少,能简则简,但直接略过残忍静默的那句调笑却让他感觉像是默认了似的,无浪也没说话,两个人仿佛心照不宣而亲密无间。

孙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笑歌自若:行啊,你带?

一枪穿云:嗯。

一枪穿云:无 吴 一 一起

无浪:哦,小周意思是说我、吴钩霜月还有你一起下本

无浪:@一叶之秋 加一下我的好友

一叶之秋:好

孙翔按照他说的做了,在等待22:00来临的时刻,他目光投向黑漆漆的窗外,思考着无浪和周泽楷的关系。

毕竟叫他“小周”啊。

关系……真好呢。

【8】

孙翔对周泽楷其实是有点愧疚的。

从他知道叶修告诉他的那个名字是周泽楷的ID而他还手贱地改了一个字后开始。

尤其是他听江波涛说起周泽楷原来是一个人玩的,后来因为屡屡组野队被拒才索性建了个群组了固定队。

孙翔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原来的ID。

一抢穿云。

不知道自己当时给周泽楷带来过多大的麻烦……

一叶之秋:那啥,帮我跟周泽楷道个歉呗

无浪:?怎么了?

孙翔也不是喜欢纠结的人,一拍大腿就把事情的始末都跟他说了,全部说完心里爽的不行,觉得自己总算还清了一笔债。

现在他跟轮回群里的人已经混的很熟了,虽然还拉不下脸参与他们那么low的讨论,但没有忍无可忍到屏蔽已经是很大进步了。他也知道了无浪的真名是江波涛,他是周泽楷的室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

他们仨面基过——在同一个城市就是这么方便。孙翔原以为自己已经生的一副好皮囊了,没想到周泽楷的脸简直帅到人神共愤,走在街上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九,只有百分之一是施舍给孙翔和江波涛的。

孙翔很忧伤,但江波涛却像是习惯了一样。看见孙翔有些不适应,他笑了笑,把孙翔推到了周泽楷的边上,自己一个人走在偏后的位置。

这下孙翔和周泽楷共享百分之百的回头率了。孙翔很开心,他不断地跟周泽楷说着话,即使听的人往往没有反应,但他的眼神告诉孙翔他在听,还很认真。

三个人一起逛到暮色四合。孙翔有些尴尬,因为在下午的整段路程中他几乎忽略了江波涛。

他只记得周泽楷,和他安静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混在迷蒙暧昧的夜色里,温柔得如同星光。

【9】

在第一次面基之后,周泽楷经常约孙翔单独出来玩。有时是图书馆,有时是游乐园,有时是电影院。虽然周泽楷惜字如金(脑)回路清奇,但日积月累,周泽楷的想法他听不懂也能揣测出个大概,两人倒也没有交流上的硬伤。

今天周泽楷和他一起坐摩天轮。

摩天轮缓缓地上升,孙翔透过玻璃窗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S市的景物如同画卷般向地平线延伸,阳光普照,万物都焕发着生机。

“……喜欢……?”

孙翔回头,看见周泽楷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他身旁坐下。他黑沉沉的瞳孔像纯粹至极的曜石,里面映出孙翔的笑容。

周泽楷的话向来是省略主语宾语状语之类的超级省略句,孙翔早就习惯了,知道他是问自己喜不喜欢这风景,就特别顺口地回道:“喜欢。”

结果他发现周泽楷并没有因此离开,反而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孙翔的手心渗出冷汗;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下面要发生的事恐怕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但他就是不想躲开。他对上周泽楷的凝视,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周泽楷的眼睛,仿佛溢满了光。

现在就在他眼里,灼灼地亮。

“我也……喜欢。”

认了吧,孙翔无奈地想。他都要自燃了。

所以他闭上眼睛,任凭周泽楷吻上他的嘴唇。

【10】

轮回群又一次炸开了锅。

原因是霸道的高富帅楷楷爱上了贫穷的灰姑娘翔翔。

哦,这是叶修的说法。

时隔几个月没联系,孙翔发现自己还是挺想他的。面前的人似乎瘦了些,眉眼轮廓更加分明,叹气说自己前几个月帮邻居家的孩子高考前突击,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知道反刍一堆已经变质的翔的感觉吗?”叶修痛心疾首道。

孙翔冷漠地表示他不知道。

【11】

残忍静默:我靠不会吧?一枪穿云你出柜居然不是跟无浪?

一枪穿云:嗯

吴钩霜月:你居然拐走了新人?!

一枪穿云:嗯

笑歌自若:老夫老妻的搭档要换人喽……?

一枪穿云:嗯

云山乱:你爱他吗?

一枪穿云:当然。

End.

求评论:)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