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APH/恶友组】情人节

单纯地苏一苏恶友组。全文欢脱向。

CP仏英+普洪+亲子分无差。

我终于发糖了(哭着

情人节

【0】所谓好哥们也不过如此

“你认真的吗?!”

伊丽莎白手撑在桌上,恶狠狠地瞪着基尔伯特,而对方也一副毫不相让的样子。

偌大的办公室里,她的声音清晰而有力。伊丽莎白强压下自己的怒气,尽量平静地对自己的上司说:

“你让我四个小时之内交出一份两页的稿子?”

“是又怎样?”

“基尔伯特,我可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伊丽莎白猛拍一下桌子,震得她手都疼,“你让我在情——人——节这一天赶稿?!”

“是又怎样?”基尔伯特回击道,“现在我是你上司,你就该听我的。”

“你!”

“反正你稿子没交来我也不能走,既然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就帮我一把呗?”

“滚蛋。”

伊丽莎白砰的一声甩上门,站在门口愣了十几秒。该死的!随即她迅速地踩着高跟鞋,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喂?我伊丽莎白……”

果然还是早点干完比较好。可恶的基尔伯特。

总有一天我会画你的本子的。

【1】秀恩爱分的快啊各位

伊丽莎白坐在出租车里打电话。她望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人和闪瞎眼睛的红玫瑰,前思想后还是决定拿基尔伯特的恶友们开刀。1)他们是伊丽莎白的熟人,伊丽莎白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拒绝这种“虽然很羞耻但没办法好友相托就答应了吧”的人情;2)她非常、极其、特别地想报复基尔伯特。

“弗朗西斯我有点事要你帮忙……”她听着背景音里的嘈杂声,捏着嗓子假惺惺地问道:“你在家吗?方便吗?”

“方便的,”弗朗西斯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原来这种温柔像是漂在水上的轻浮,但自从他和亚瑟安定下来后,轻浮很快就被时光转变成了沉稳。“什么事?今天情人节,基尔那家伙有没有什么表示?”

“有啊,”伊丽莎白没好气地说道,“叫我赶稿。four hours,两大页的稿子。”

电话那头传来弗朗西斯有些惊讶的抽气声。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伊丽莎白听到锅铲碰撞的声音。随即他轻轻地笑了,“喔,原来是这种事。你到了吗?”

“快了,”伊丽莎白推开车门,望着一排排灰色的建筑物。天空很蓝,仿佛水洗过般透亮。“我已经下车了。”

“亚瑟?”她听到弗朗西斯说道,声音并没有比刚才大多少,“去开门。”

随即电话就挂断了。

“是这样的,”伊丽莎白拿出纸和笔,颇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她坐在沙发的一角,在她的斜对面是弗朗西斯,亚瑟站在旁边。快上战场了她忽然有些怂。“我知道这有些为难……”

“你既然都找到我们了就烦请开门见山吧。”亚瑟打断她的话,毫不客气的话语里却没有敌意。伊丽莎白点点头,以她跟亚瑟的交情以及她对他的了解,这只是亚瑟委婉地表达“你时间不是不够吗那就快点”的关心方式。

她深吸一口气,毅然决然地说出了这个蠢——爆了的标题。

“这次的话题是‘Ta的哪一瞬间让你最心动’。”

话音未落,原本安安静静倚在沙发旁的英国绅士忽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在两个人的注视下局促地直起身,白皙的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我,我去给你们泡茶。”

伊丽莎白看着他逃命一般地走向厨房,却还强撑着昂首挺胸的样子笑了起来。“弗朗西斯,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法/国/人撑着下巴勾起嘴角。“行啊,”他笑着说,“只能是一个瞬间吗?我觉得亚蒂无论怎样都很可爱。”

“上帝,这种话你留着给亚瑟自己说吧。”伊丽莎白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快点。”

“Oui……”弗朗西斯沉思了一下。

“大概是他当选学生会长的那一刻?他穿着西服,内衬是白衬衫,一步一步地上台。他向来凌乱的金发被发胶固定的整整齐齐,全场寂静,灯光打下来,他的颧骨映出深深的阴影,祖母绿的眼睛尤为动人。他站在台上,一字一句地说,‘我是亚瑟.柯克兰,我很荣幸地即将担任学生会长一职,谢谢你们的信任。我也绝不会辜负你们的信任。’哦那一刻他显得英俊极了——礼堂里的所有人全体起立,致以热烈的掌声,仿佛要掀翻屋顶似的。我微笑地抬头,看见他也在凝视着我——他不在笑,他绷紧了脸,但他的眼睛在说话,它生动而美丽,微光在其中流转如同易碎的琉璃。他说,我赢了,法国佬,看清楚了没有?天啊,如此挑衅,但我的心跳就忽然一下子加快了。”弗朗西斯怀念般地微笑,“真棒,当时的他。我现在也为他骄傲——他是如此的优秀!”

“嗯嗯。”伊丽莎白忙着记录,手刷刷地写着没停,“居然是这么正经……我还以为你会说是在床上。”

弗朗西斯大笑。“Cher,这可是要上杂志的!你希望我说些这样的话吗?何况我了解女人,我知道她们喜欢阅读这种文字!”

“那你是为了讨好读者?”

“Non,只是从某些小说中稍微参考了点叙述方式——事情确实发生过,但换个方法说,感觉就不一样。”他蓝色的眼睛里闪着善解人意的光,“我希望这能减少你的工作量,亲爱的。”

“你们说好了没?”伊丽莎白刚想说话,头顶上就传来了亚瑟故作冷静的声音,“茶来了。”

“谢谢。”伊丽莎白接过茶杯——果然是红茶。她看了眼手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算上对底稿润色和修改的时间,如果现在打车去安东尼奥家的话一定来不及……

“伊丽莎白?”弗朗西斯问道,“是时间来不及了吗?”

她点点头,在心底把基尔伯特祖宗十八代全骂了个遍。

“别着急,我帮你打电话给安东尼奥。”弗朗西斯站起身,拿出手机,“喂,东尼?现在忙吗……没事?罗维诺在家吗?不,我不是对他有意思……真的!伊莎有一个专访……你能讲讲罗维诺的哪一瞬间让你最心动吗?行,你可以思考一会儿……”

很快他向伊丽莎白笑了笑,把手机支在茶几上,打开了免提。

客厅里充斥着安东尼奥醇厚的声音:“罗维吗?哈哈,现在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令我心动呢……可能是他第一次被弗朗西斯吓得撞到我的怀里,哭着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时候……(这时亚瑟嘲讽地朝弗朗西斯哼了一声,弗朗西斯耸耸肩)当时他满脸泪痕却还一直在逞强的样子太可爱了!当然我一直觉得他很可爱……或许他的存在就让我很心动吧。”

“你会一直陪着他吗?”伊丽莎白问道,虽然她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隔着电话,安东尼奥爽朗地笑了。

“哈哈,当然。我要宠他一辈子。”

“谢谢你安东尼奥,跟你的罗维继续腻歪去吧。”伊丽莎白挂掉电话,看着自己的速记。她抬起头,却发现弗朗西斯向她递了一个眼神。

伊丽莎白心领神会。

“我觉得可能篇幅还不够……”她故作苦恼地摇了摇头,余光暼到弗朗西斯站在亚瑟身后对她眨了一下眼睛。干得好。他无声地说着。“……亚瑟,你能帮我吗?”

亚瑟一下子愣住了。“啊,我?”他重复了一遍,耳根慢慢地红了。

弗朗西斯一笑,闪进一个房间不见了。“亚蒂别害羞,我回避我回避。”

“Fuck you。”亚瑟向他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很快转向伊丽莎白,“这家伙没什么好的地方!尽搞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亚瑟,我时间快到了!”伊丽莎白半真半假地抱怨道,“我不会给弗朗西斯看的,OK?”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他想了很久,最终艰涩地开了口:

“大概……唔……可能是有一次我生日,这家伙起早去把图书馆里一整排书架的书都重新排序了,每一本书的首字母连起来就是‘Happy birthday Arthur’……我赶到图书馆,徘徊在那个书架旁……这时我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Got it’,于是我将那些书从书架里抽出,一本接一本……那家伙的脸慢慢地显现出来,原来他在书架的背后等着我,一直。他微笑着对我说:‘Je'taime,cher.’那天我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很会追人……”他咕哝了一声,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金发,使它们更乱了。

伊丽莎白站起身,抓起她珍贵的笔记本。“谢谢你亚瑟先生!”她过分兴高采烈地说道,冲着不知道何时出来的弗朗西斯挤了挤眼睛,“我听说情人节这天,情侣们只要在麦当劳的柜台边亲吻,就可以获得一份赠品哦*。”

随即她很快闪人了,把弗朗西斯和亚瑟的争吵关在了身后。

【2】基尔伯特是个白痴

“基尔伯特?”伊丽莎白将一个U盘扔在他面前,没什么好脸色,“搞定了。”

“好,你等会儿。”基尔伯特说。

他让她等,她便看着他打电话,校对,设计版面,通知印刷厂,忙得团团转。经常停在他肩膀上的小肥鸟受到了冷落,不满地啄了他几下,飞到了伊丽莎白旁边。伊丽莎白伸手梳理它的绒羽,感受着来自指尖的暖意。

时间流逝。

“搞定了!”基尔伯特一个击掌,雀跃不已。肥啾一震,挣脱伊丽莎白,重新扑扇着翅膀飞向基尔伯特。

伊丽莎白看了一眼表。六点半。“下班了。”她不冷不热地说道。

“是啊。”基尔伯特说。

“你不再是我上司了?”

基尔伯特一愣,随即差点蹦起来。

“……我靠你还在生这气?这次的任务是上头派下来的啊!我左想右想都不放心,没办法才找你!前面的都是计策!计策!!”

伊丽莎白望着基尔伯特。他做着手势,竭力地说着什么让她消气,有些慌张,眸子里的疲惫一闪而过。

……好啦。这个白痴。

“喂你真的生气了吗?不会吧?……伊莎?”

伊丽莎白回过神。她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人有些委屈的脸。他也工作到现在了啊,虽然是上司。

他说会等,就会一直等。

“没怪你……走啦。”末了她说道,“今天去麦当劳吃晚饭吧?”

“啊,为啥?”

“到时你就知道了。”

FIN.

*微博上看到的,应该是真事。同性亲吻也可以。

评论(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