苝望

不产粮了。
偶尔写一点不知所云的东西。
乙女请走@度陌临流

【APH/红色组】人工智能

预警!超长!慎入!!!考试之后报复社会系列!!!

以前看过一点人工智能,感觉设定很带感就写了( ・ิϖ・ิ)っ

苏中+露中露,仏英友情向。

再肝这么长的文章我剁手!

【A】表示一年前。【B】表示现在。

                                      人工智能

——机器人怎么能拥有人类的感情呢?

这是无解的病毒。

【A】

“王耀?”

王耀蜷缩在医院的椅子上,不答话,只是直直地盯着躺在病床上的人。他应该是听见了,因为他漆黑的眼睛微微动了一下;但他整个人散发出的却是一股迷茫而空洞的气息,仿佛已然不是活物。

匆匆赶过来的弗朗西斯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挚友的肩膀上。他能感受到王耀的痛苦,深深浅浅地,如同海潮。

他有无数的话可以来安慰王耀,但终究是他自己把自己困在了牢笼里——这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于是他满怀忧虑地望着王耀,静静地坐在他身旁,等待着他主动从笼子里出来。

病房里安静得如同一个白色的梦境,只余仪器单调刺耳的滴滴作响声。两个人各怀心事地坐在一起,眉头深锁,中间隔着一大片空白的死寂。

现在最安宁的人可能就是躺在病床上的家伙了;他闭着眼睛,面容平和,如同沉坠于梦境。除了脸色过于苍白之外,看上去便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了。

幸运的是,王耀很快就打开了笼子。他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即注意到了身旁的友人。“弗朗西斯?哦,弗朗西斯……”他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像是一滴水,很快就淹没在悲伤的海洋里。

弗朗西斯对他微笑了一下。

“我的好友,”他说,“你该吃些东西了!医生说你快一整天没吃饭了!”

他竭力使语气轻快些。谁能想到伊利亚.布拉金斯基——王耀的俄/国男友——会因为高烧而昏迷不醒呢?或许是俄/国/人惯处寒冷之地的原因,见惯了大风大浪,碰上发烧之类的小病反而更难对付。他昨天在杭州跟亚瑟游山玩水的时候收到王耀发的短信,立马就连夜赶回来,得到的却是病情恶化的消息。说不定会危及生命。

很奇怪。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在弗朗西斯看来接近于零,但如果真的发生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概率。

逃不过也躲不过,如同命运。

王耀没答话。他站起身——当弗朗西斯以为他要做些什么的时候——

他直直地朝前面倒了下去。弗朗西斯还没来得及扶住他,就已经听见了砰咚一声大响。他吓得一颤,手忙脚乱地扑过去捞起王耀,扬声叫道:

“医生!医生!”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王耀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黑暗拥抱着他,他猜想自己应该是在水里,因为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模糊而晦暗,只有头顶上有着温暖的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它温暖,可能只是他对于灯光的看法向来都是美好的……在深夜看着手边小小的台灯散出的光亮,仿佛整个世界的温柔都聚集在那小小的一块似的。

他奋力上游。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了,但却还是停留在原地。他看见水面上有很多人,他艰难地辨认出了弗朗西斯、亚瑟、阿尔弗雷德,还有一些他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影子晃动着,投映出天空,又像是浸润着大海的颜色。

奇怪的是即使他静止不动,他也不会下沉,只是悬浮在水中,自如地呼吸着,看着水面上的人载歌载舞,身影被波纹扭曲,像是另一个世界。

原本这种情况王耀早就该蹦哒上去大吼弗朗西斯你个孙子连开Party都不叫我……但他现在心平气和,仿佛这些事儿真的跟他无关,他只是在看着他们。

他在海里孤单徘徊,却一点也不寂寞。

他耐心地等待着,像是漫无目的,又像是知道一个人一定会破开水面,用力地将他带离这个地方。

他是谁?王耀感受着水的流动,一边发着呆一边思考着。他的头有些隐隐作痛,那个名字就在嘴边了,可他就是想不起来。

是谁呢……

他忽然间愣住了,一股冰冷的寒流涌上他的心头。他隐约感觉不对,因为他已经等了很久,但那个人还是没有来。他不可能失约,因为在王耀的潜意识里是如此的信任和依赖他,他不会抛下王耀不管。

那他没来的原因绝不是内部的,来自他自身的,而是外部的不可抗力!

而什么事能让他拼了命也无法前来呢……

王耀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双眼。

雪白的天花板让他有些恍然。他眨了眨眼,终于确认了自己躺在床上,手上还插着输液管。他想起刚刚的大海,还有最后的惊慌失措,这种焦灼感一直维持到了现在。

原来是个梦啊,他如此想着,但不安的情绪却无法消散。

“上帝啊,你终于醒了!”他听到耳边弗朗西斯小声叫道,很明显地舒了一口气,随即微带恼怒地盯着他说:“我没想到你已经这么虚弱了……上帝,在伊利亚醒来之前你先昏倒了,像什么话?”

王耀一愣。他想起自己是为什么来医院的,也想起刚刚在梦中他等待的是谁。那股刚刚被忘却的不安又蔓延了上来,沿着脊骨泛着寒意。

他挣扎着想要翻身坐起,却被弗朗西斯死死地按住了。“放开我!”他嘶哑着嗓子吼道,“伊利亚醒了吗?让我去见伊利亚!”

弗朗西斯摁住他,他没想到看起来瘦弱的王耀力气会这么大,几乎要把他掀翻。平时的书生现在成了凶兽,狰狞的脸上不见一丝温情。

“伊利亚还没死!你别激动……”弗朗西斯手上暗暗使劲,嘴上也没停;他急急忙忙地说道:“他只是睡着了,医生说他自动陷入了沉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王耀暂时地安静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弗朗西斯,看得他直发毛。

“你骗我。”简单地下了定论后,他继续猛力地挣扎起来。“伊利亚是不是已经死了?”

“日!哥哥我骗你干嘛?”弗朗西斯又急又气,“你先乖乖躺好!”

王耀皱起眉头,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似乎累了,漆黑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疲态,像是走失的小猫,瞳孔湿漉漉的。

弗朗西斯忽然一怔……他想起以前他跟亚瑟合租的时候收养了一只流浪猫,说是收养可那猫却一点也不居家,白天不知道在哪里晃荡只有晚上会摸回来吃弗朗西斯做的小鱼干,高傲的神态经常看起来欠抽无比。后来他们搬家了,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只猫。

或许它也曾经尽力地寻找尽力地寻找……大雨打湿了它的皮毛,它已经很累了迈每一步都很艰难,但它还是执拗地在徘徊,在找那个正确的灯火,对它而言那才是家。

王耀的眼神就像那只猫,而伊利亚是他的家。

“医生说伊利亚一切体征都正常,但他就是没有醒……说是大脑出了问题吧,好像也不是……哎呀哥哥我说不清楚,总之就像是……睡美人那种吧?”

王耀沉默了很久。“他的家人来了吗?”良久之后他轻声问道。

“来了来了,一窝亲戚全围在那儿,清一色的白色头发,感觉房间都被照亮了……哦还变冷了……尤其是他那个妹妹啊,”弗朗西斯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为了让王耀开心他还故意用了一种又怂又贱的语气说话,“如果发烧这玩意儿有实体的话,他早就灰都不剩了。”

他感觉王耀不会再冲动行事了,于是放开了他的手腕。“等这瓶葡萄糖滴完我就送你回家,啊?”他顿了顿,“毕竟他们不知道……”

“嗯。”王耀垂下眼睛应了一声。

接着两人之间就陷入了沉默。弗朗西斯拿起手机刷推特——说实话在中/国翻墙真不是件容易事。他已经很久不上推特了,幸运的是今天很成功。他思考了一下,决定不浪费这个机会。

“如果你爱的人很痛苦你会怎么办?”

他关闭了推特,转到微信上给亚瑟发了个消息。

“到家了吗?伊利亚还没醒,我在陪王耀。”

手机很快振动起来。

“到家了,你放心。”

弗朗西斯看着对方头像亘古不变的米字旗,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

“真抱歉今天让你一个人回来,等会儿做点好吃的慰劳你♡”

“不用了,家里还有些冻肉,我煮一下就好。大概什么时候回来?王耀还好吗?”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亚瑟一板一眼的语气。弗朗西斯已经能想象到他坐在书桌旁,一边翻着机械设计的书一边注意着手机动静的样子了。

他忍不住偷偷笑起来,一个人自顾自地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没事,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ϖ・ิ)っ”

他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悄悄地拉开门走到外面。“医生?护士?”他悄声问道,“葡萄糖快输完了……”

【B】

王耀哼着奇怪的民间小调,水龙头里的水哗哗作响。这时门铃响了起来,他关掉水龙头,摘掉围裙,一边搓手一边问道:“谁啊?”

“开门,顺丰快递!”门外是沉雄有力的声音,仔细一听还有君临天下的气场。

王耀一愣,警戒心随即上来了。“我最近没订快递……”他一边说一边向着电话机挪去。

“弗朗西斯先生的急件,先生!”外面的人提高了嗓门,有些急吼吼的,“你不信打电话问他!”

王耀透过猫眼向外一望,看见一个胖子站在外面,抱着一个比他还高的快递。

他笑了起来,快手快脚地开了门。

那胖子如释重负地大喘了一口气,直接把包裹半强迫地推到他身上。看来他已经累的不轻了。“王……先生吗?签收……一下……”

“这什么玩意啊?”王耀缩着脑袋弯着腰钻到缝隙里签收,“讲真,把这东西搞上来够辛苦!”

“没错啊!这玩意儿不仅高而且重!我抱它上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抱着个秤砣!”胖子痛心疾首,连珠炮地说着,连个大喘气都没有,“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交友不慎?什么交友不慎?我只是交了一个懒癌晚期的傻逼朋友没那么严重吧?你愤怒啥啊?还一副为我好的表情,最重要的原因难道不是这秤砣比你还高吗?王耀在心里默默吐槽,表面上满脸微笑地送走了他。

刚关上门他的笑容就瞬间消失了。他稳妥地安置好这个又高又大又重的快递,抓起手机,咬牙切齿地拨通了弗朗西斯的号码。

“卧槽弗朗西斯你在搞毛?”

电话那头弗朗西斯的声音混在爆炸性的背景音乐里,听起来乐得正嗨。

“Well!Well!别生气!一个小小的礼物,就当帮哥哥我一个忙……你知道我把这玩意儿拖到邮局也不容易不是……Oh!Fuck!亚瑟你音响开太高了!”

王耀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他停了一会儿,跪在地上将包裹横放,用剪刀小心翼翼地把塑料袋一点一点地裁开。黑色的塑料袋里是一大团泡泡纸,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看来里面的东西不经摔。他耐心地拆着——看在弗朗西斯送过来估计也花了不少钱的份上。

但当他掀开这份快递最后的神秘面纱时,他却愣住了。过去的零星片段忽然涌上他的心头,他按了按眉心,眼眶有点湿润。

然后再一次拨通了弗朗西斯的电话。

“艹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个煞笔知不知道!”

“你才傻逼!”电话边传来的不是熟悉的欠揍声音。嗯……只是欠揍而已。

王耀一愣。“阿尔弗雷德?卧槽你也在?”

“我们开Party呢!”阿尔弗雷德嗓门很大,“前几天弗朗和亚蒂刚刚完成了他们的毕业实验品,终于可以好好找找乐子……不一起来玩么?”

王耀揉着太阳穴。他一瞬间感觉疲惫极了,一年前做的那个梦又在眼前重现,清晰如昨。“不了,你叫弗朗西斯接电话。”

“王耀?拆开包裹了没?”一阵悉悉索索之后弗朗西斯的声音响起,“别问我为什么不请你,今天的你应该和伊利亚一起过。你们俩今天应该一起聊天一起建设社会主义……啊扯远了,总之这就是理由啦。”

“这就是你把伊利亚的尸体送给我的原因?”王耀看着地上仿佛正在沉眠的大家伙。他双眼禁闭着,像极了每次王耀去看他时的模样。

“什么啊,只是个仿真机器人而已!这是哥哥我和亚瑟研究的实验成果!爱的结晶!”弗朗西斯听起来很委屈,“为了抚慰你受伤的心灵还专门做成了伊利亚的样子,怪我咯?”

王耀干笑几声:“那真是谢谢你了。怎么用?”

“没有说明书!”弗朗西斯干净利落,“这是我跟亚瑟的一个小实验,毕业之前的作业……按下电源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低笑着补充道,“但为了有一点乐趣,我把其中的控制系统悄悄加了点变化……”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看来是有人强行挂断了电话。

王耀吁了一口气,放下电话。今天是他和伊利亚认识的十年纪念日,他怎么会忘记呢?只是不愿意到医院去,不愿意看到他那个冷若冰霜的妹妹,不愿意……听说他还没醒来的消息。

他弯下腰,仔细地寻找着电源开关,最后发现安在了下嘴唇上。王耀苦笑一声,从心底鄙视了法/国/人的品位。

他将开关从左拨到右。手划过嘴唇带来的温润感让他微微地战栗起来,这真的是一个机器人么?弗朗西斯到底做了什么?

但不容他多想,随着一声轰鸣,这双紧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了。王耀怔怔地盯着他——他的眼睛是沉静的紫色,只有这点昭示着他不是一个人类,因为没有人的眼睛如此纯净,像是寒冷夜空上的极光。

他开口了,声音软糯而天真:“小耀?”

王耀颤抖起来。他探过身子,用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他没有躲——只是弯起嘴角,配合地将脸靠过去。“伊利亚?”

“不是哦,”少年将王耀的手执起,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手背。“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A】

弗朗西斯把玩着手机,忽然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

窝在沙发上的亚瑟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

“我连上推特了……许久不上,追随者*不减反增。”

“喔,是啊,你已经许久不上你的追随者了。”

“亚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污?”弗朗西斯敲了敲桌子,“过来看看。”

亚瑟合起报纸,颇不情愿地走到他身边。“什么事?”

“看我上次发的推文!”弗朗西斯眉飞色舞,“天哪!多少姑娘私我问爱的人是不是她!”

“如果你爱的人很痛苦你会怎么办……什么鬼?”亚瑟被底下一堆评论吓了一跳,“居然有这么多人关注你?”

“什么叫居然?我当然比你受欢迎多了……”

“你.滚.蛋。”亚瑟狠狠地踹了他一脚。他一边看一边不自觉地吐槽着,“哟,评论真劲爆……有事床上解决……这真像你的风格……安慰他,在旁边支持他……这个好正常……亚瑟是不是得癌了……操!这是什么?!”

“没啥,”弗朗西斯揉着小腿哼哼唧唧,“有人说我难得这么正经是不是受了重大的刺激……”

“操你妈。”

【B】

“小王这阵子心情很好啊。是平安夜的关系吗?”

王耀回家时进便利店买东西,结账时服务员笑着说。

王耀下意识地笑笑。他经常来这个小店买东西,也跟这里的唯一一个服务员混了个脸熟。“真的么?”他把饮料从篮子里拿出来。“拿一个塑料袋。”

“好嘞!”服务员麻利地装袋,“以前你都苦着张脸,像是天要塌了似的。”

“我这么矮天塌了也不关我事啊。”王耀转身离开,换来服务员的惊叹“诶呦连玩笑都会开了”。

他抱着袋子走在路上,想着服务员刚刚说的话。原来他之前都是这样的么?一脸悲戚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拿钥匙开门,把塑料袋放在地上。“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小耀,辛苦了!”伊万坐在椅子上,笑容天真无邪,眼眸明净如霜雪。他在见到王耀的瞬间站起,走上前,轻快地拥抱了一下王耀,带着阳光的香气。“平安夜快乐,请指示下一步干什么?”

“吃饭睡觉打豆豆。”王耀笑着回答。伊万不是真的要根据他的指示一步步做,他早已把王耀的生活习惯记住了。他只是在开玩笑。话说弗朗西斯和亚瑟真是神奇,一个机器人会开玩笑吗?

伊万眯眯眼,“好的主人。”他转身向厨房走去,纯白的围巾乖顺地垂在腰间,像极了少女婉转的长发。

王耀嗯了一声,坐在桌边等待着。

伊万已经醒来半年了。

他有些恍惚地看着伊万把饭菜端上桌。伊万在家里承包了所有的家务,事无巨细精密无比,从来没出过纰漏。他回家之后只要卸下满身疲惫休息就行了。

他满意这样的生活,但也不禁忧虑。他已经习惯了伊万的陪伴,但他最终不可能和一个机器人过完一生。他依旧思念伊利亚,但令他恐惧的是他又做了那个梦,梦里他看到伊利亚破开水面向他游来,他们拥抱接吻,王耀哽咽着说伊利亚你终于来了,他抱着王耀,沉默着说我是伊万。他在微笑,却像个哀伤的孩子。

“饭上来啦。”伊万软绵绵的声音打断了王耀的思绪。他笑了笑,开始吃饭。

伊万就坐在旁边,安静地望着窗外,双手交叠地放在膝上,乖巧得像个小媳妇。

这时候门铃响了。伊万歪了歪头,站起来,问道:“谁呀?”

“亚瑟。”

伊万停了几秒,估计是在根据音色搜索王耀的朋友圈里有无此人。过了一会儿他浑身一震,伸手开门:“欢迎,亚瑟.柯克兰先生。”

王耀有些惊讶。“亚瑟?你来干吗?”

“Happy Eve.不欢迎我?”亚瑟脱下风衣,“没事,你继续吃。”

“哪有,只是弗朗西斯说你……嗯……无事不登三宝殿。”王耀打着哈哈埋头吃面。

亚瑟一笑,走到王耀身边,骨节分明的手撑着桌子,整个人把王耀虚圈在他的怀里。他弯下腰,将嘴唇凑在王耀耳边,看起来说不出的暧昧。王耀浑身僵直,心里大叫卧槽,大英腐国来的果然都是基佬!

“我来观察一下实验品的运转情况。”他低声说,语调意外地正经,“他有些不对劲。”

王耀心里一揪。他暼见伊万在厨房盛汤,心里忽然间又难过又心疼。他一直像一个人一样生活,却最终无法融入人类的生活。他那么乖巧那么懂事那么安全……却被人小心翼翼地观察,像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他没事啊,”他竭力装作轻松随意,“你们的……那个……我觉得很成功。”

亚瑟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借你吉言。但我觉得这几天实验品不太稳定……是你做了什么影响了他么?”

王耀一愣。“没有啊……应该?”他搓着手,感觉有些寒冷。“你怎么知道他不稳定?”

“这你不需要知道。”亚瑟眼神闪烁,“你不了解机械。”

王耀有些冒火。“我是不了解机械,”他挑衅地回答,“但我了解伊万!”

亚瑟眼睛微微瞪大了。“王耀?”他似乎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哦我操!”

他忽然惨叫一声,整个人都向后一缩。他清秀的脸皱成一团,手忙脚乱地抽着餐巾纸,看起来十分痛苦。

伊万举着空碗不知所措地站着。他的脸上充满了惊恐,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柯克兰先生!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不用了。”亚瑟脸色很不好看,他抓起衣帽架上的风衣,“先回去了,失陪。”

他急匆匆地夺门而出,留下王耀和伊万面面相觑。伊万不安地战栗着,他把碗放到桌上,神情低落至极。王耀站起来抱住他。“放轻松,”他安慰道,“不是你的错。”

伊万回抱住他。“真对不起亚瑟先生,”他说,“临近圣诞,他一定不想受伤……我一定被他讨厌了。”

“没关系,”王耀将手插进伊万的雪发里感受着橡胶冰凉的温度,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即使全世界都讨厌你,还有我!”

如此霸气的话他说着说着居然有点哽咽,因为这句话是伊利亚曾经对他说过的。

伊万紫水晶似的眼睛亮了起来,像是闪烁的星辰。“小耀……”他低声地呢喃着王耀的名字,一遍遍重复。“伊万能陪你一辈子么?两个人,一起生活到地老天荒……”

恐惧从心底漫上王耀的心头。太像了,伊万的种种表现太像伊利亚了,这些话应该由伊利亚说而不是他,他只是一个机器人,没有思想,没有感情,他怎么能将情话讲得如此动人?

是哪里出问题了吧?太可怕了。

“伊万。”他在伊万的怀抱里低声说。“明天我们一起去看亚瑟吧,就当是陪不是。”

伊万将手臂收紧了些。“不要……亚瑟先生讨厌我。我只要小耀就好。小耀,不要走,陪陪我。”

他越这么说,王耀越感到害怕。亚瑟的话使他心烦意乱,他胡乱地挣脱伊万,尽量让自己显得镇定。“我去洗澡……已经八点了。”

他逃跑般地冲进浴室,将门反锁后大口大口地喘气。

热水淋上身体,雾气蒸腾,王耀长叹了一口气,稍微平静了一些。明天要下雪了,他没来由地想到天气预报里的内容。

世纪寒潮即将来临。

他裹着浴巾出来。伊万已经帮他把床铺好,热气充盈着整个卧室,王耀在他的注视下穿上短裤与长袖。

平时完全不在意的事,现在却让他羞愧难当。

他钻进被窝里,伊万见势立刻走上前:“小耀,需要我帮你把《Fingersmith》*拿来么?你昨天刚看到78页。”

王耀看着他微笑的脸。原本是想发火的,想说“你不要一直看着我很恶心”的,但看着这张伊利亚的面孔……他忽然感觉很累,仿佛天真的要塌了而他无能为力。

“算了,”他关掉台灯,声音有些干涩,“明天要去医院看伊利亚。我睡了,晚安。”

伊万为他掖好被子。“小耀晚安。”

他说着,难得的漠无表情。

王耀第二天醒的很早。他爬起来,屋子里静悄悄的,窗户外是白茫茫的一片。

下雪了。屋外依旧昏暗,雪屑在路灯下飞舞,盖在大地上,很快化为冰凉的水渍。

王耀看了一眼闹钟。太早了,才五点半。他有些渴,昨天晚上他太失态了,慌乱得连睡觉前的一杯水都没有喝。

他走出房间为自己倒水,期间冷得直打哆嗦。在喝水的时候他才感觉屋内安静得可怕,像是一切都没有醒来。

他扬声叫道:“伊万?”

没有回应。

“伊万!”

回答他的是一串悦耳的铃声。伊万唱的《今天你要嫁给我》,他图好玩就当了手机铃,到现在一直没改。

他抓起手机:“弗朗西斯?”不安涌上他的心头,“什么事?”

“伊万在你家里吗?”弗朗西斯焦灼地问。

“不在——呃,我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可能躲在哪里休眠吧,说实话我正在找——”

“王耀,”弗朗西斯打断了他的语无伦次,“我的定位器显示他在医院!”

王耀一愣。伊万去医院干什么?他将手机设置为免提,手忙脚乱地穿外套,“他到医院干嘛?”

“我他妈哪知道!”弗朗西斯吼道,“快,他情绪波动幅度极其剧烈,我怕有病毒侵入了他的系统——”

王耀扔下手机,直接跑了出去。

寒风凛冽,细密的冰雪劈头盖脸地砸在他身上。街上冷冷清清的没有车,王耀拼命地奔跑着,好似在追逐命运。

他跑过十字街,拐过医校巷,闯了无数个红灯,冲破风雪,径直向前,向前——

——直到他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他撞到了一个人,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在地上。王耀没有管,因为寒冷他甚至感受不到疼痛,只是麻木地爬起来……

“小耀这么早赶去哪里呢?”

王耀停下步子,难以置信地向后转身。

没错,是伊万,他站在细雪中向自己微笑,笑容依旧那么美好。

但他现在狼狈不堪,衣衫褴褛,最钟爱的纯白色围巾上溅着鲜血,仿佛傲雪红梅。他的右半张脸被划开了,漂亮的大理石眼睛不知道滚到了哪里,露出里面细小的钢铁零件。他的左手拿着一柄沾满血的小刀。

王耀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平静。“我在找你。”他大口吸进冰凉的空气,感觉肺部也充斥着冰雪。“你去医院干什么?”

伊万不解地偏了偏头。“医院?小耀开什么玩笑呢,我没有去医院哦。”

真不愧是机器人,连撒谎都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的真诚语气。

“你把伊利亚杀了。”王耀说。

伊万不笑了。“不,我没有。”

“是吗?”王耀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那来吻我吧。”

他没给伊万犹豫的时间,抓住他残破不堪的围巾,踮脚吻上了他。雪花飘进他们嘴唇的缝隙,梧桐叶哗哗作响。

伊万揽上他的腰。

王耀闭起眼睛。他张开嘴,舌头灵巧地探入伊万的口腔,牙齿轻轻一碰。

伊万的表情停留在那种孩子得到糖之后的狂喜上;但他忽然僵硬地停住了,眼中的光倏然熄灭。他的左手松开了,刀穿过纷飞的雪色,偏折出一瞬的光华,最后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王耀抱着他,将他安放在雪地上。他闭着眼睛像是死了,又像是沉眠着,等待王耀唤醒他。

王耀望着他,忽然间哭了。

弗朗西斯看着手机。想不到之前的一时兴起居然获得了这么多的关注,这不,都过了一年多了,他登上推特,居然还有一条评论。

他兴致盎然地点开,动作却忽然凝滞了。

很快,他猛扑到电脑前,神色狰狞如恶鬼。

手机屏幕还亮着惨白的光。

“12/25 03:13  Ilia

把让他痛苦的根源从这个世界上消除就好
了嘛☆”

*追随者:推特上的follower,大概跟微博粉丝差不多。

*《Fingersmith》:即指匠情挑,著名的历史悬疑百合文,被BBC拍成电视剧过。

评论(13)

热度(100)